Archive for 2006 年 07 月

29/7/2006

七月 30, 2006

落狗屎!

約了 S 和 L(兩男)在曉光街打羽毛球,後來發展成只得我和 L,發覺自己真的選擇錯了鞋,下次不會的了。

原來大家都面對同樣的問題,不知如何解決。

開組,今次是試了一次類似組長組那種的祈禱服侍的環節,有時的確覺得小組裡總是欠缺對祈禱的敏感,不知如何形容,若果比較以前中大組年代,大家會對祈禱服侍是敏感一點,但現在的小組就是太正經了吧;今次做的是 M(男),不知效果如何,但我想看來大家也接受,應該問題不大了吧;看 M 的回應也是十分正面,很舒服,很安靜,我想對他來說應該是一個不錯的經歷,可能大家就缺乏了這種「被服侍」的經歷了吧;無論如何,即管再試多一兩次再作評估吧。

全城(八十年代)熱追的音樂盛事:軟硬天使 Long Time No See 演唱會,自己一直都沒有期望(和打算)會入場觀看,只因為 Fans 實在太瘋狂,搶飛的情況也十分嚴重,不過突然禮拜四爹問我會否入場觀看,難得有飛,難道我可以 say no 嗎,於是將今日入場漫畫節的編排改了。

排隊時突然看到門票的座位有點奇怪,一張是 66 區的 83 位,另一張是 67 區的 96 位,難道是贊助商派淨單邊位才送給人嗎?有點忐忑,心想是否應該離場呢,既然不是坐在一起又好像沒有意思,最後還是決定入場再作打算。 

很久都未見過有這樣「爆」的演唱會了,只是排隊也排了不短的時間,入場剛剛坐下表演就正式開始了,噢,原來 66 區的 83 和 67 區的 96 就是相連的位子,不過數字實在嚇死人;說在這個 show,我形容它為一個 good show,整個紅館的氣氛是十分十分好,歌迷(聽眾)也十分熱情,而兩位主角也十分落力的演出;始終不是歌手出身吧,坦白講,當他們唱出一些我不熟悉的歌曲時,歌詞我可聽得不太清楚的;嘉賓是「認住呢隻鷹」的劉德華,唱了「我恨我痴心」和「獨自去偷歡」,情緒高漲。

打算一試 13X 會否比 11X 更快,怎料當車去到半島時拋錨,欲速則不達呢!

廣告

28/7/2006

七月 30, 2006

本來打算今晚入場逛逛動漫節,不過發覺沒有朋友會在夜晚食飯緣故,放棄了,反正近年漫畫節我又不是志在那些貴得很的精品。

因為要借拍給 I(女)緣故,也順便在旺角逛逛,終於買了一直很想買的書架,教協價 $29.2,後來發覺並不是我想買的那個 made in Japan 的牌子,看看會否將來會在大眾再有特價;在 DCfever 問了價,A540 即使便宜了一點點也要 $2000,忘卻了問 350D 的價錢,其實我是心想分期供的...但被 S(男)不斷慫恿我考慮 30D 緣故,我可有點猶豫,始終都不是一個小數目,再加上今個暑假會換電腦和新芒,我想有點吃力。

27/7/2006

七月 28, 2006

終於的起心肝將床頭的漫畫再執一次,我想那套什麼「六道天書」應該是快要香的書了,另外,還有幾本成語動畫廊和幾本加菲貓我也想把它們處理掉的,但最想幹掉的卻是那套踢了十多年足球還是我的好朋友的「足球小將 世青篇」,看見現在那套什麼夢想還是 Goal,我恨不得把它立即丟掉。

錢還是不夠用,還是斥資買了一條褲和一對涼鞋...期待香港購物節帶給我一點(金錢上的)安慰。

第一堂上 Understanding and mastering your Digital camera,在一間工廠大廈的 studio 上堂,全班共十五人,當點名時,突然被隔離個肥仔係度「yup」我,望了一望,有點面善,但偏是想不起是誰,坐低傾了兩句才當堂醒起是 CCW(男),難怪 CL 經常叫他「死肥仔」,沒見幾年,他可發福了不少;當導師叫我們把相機拿出來的時候,我可有點汗顏,除了我以外,還有兩位女仕不是 DSLR,其他同學全部都是 DSLR!!!

整堂都是講解一些我認識的名詞,有興趣的反而是他教的一些技巧,我想這也是挺實用的。很想買一部 DSLR 啊!噢...錢...

26/7/2006

七月 27, 2006

約了網上認識的朋友「藍哥」出來見面,其實從電話中傾談也想像到他是一個年紀頗大的人,想不到他是如此的「佬」,第一眼見面就是吸著少有的煙絲煙,一排煙屎牙;幸好他也沒有向我推銷他公司的產品,反倒是聊聊天,吹吹水,不過總覺得他不是吹水,似吹牛多一點,聽著他在不停的吹牛,有點無奈(笑);無論如何,沙巴之旅已經完結了。 

期待已久的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今次買的位置十分不好,是山頂最高的位置,於是乎看得十分辛苦,連字幕也看不清楚,下次還是斥巨資買貴價票好了。

抱歉,今次實在評不出什麼,真原諒我的英文差,我實在聽得不太清楚劇中的各演員在說什麼;唯一可評的,就是在第一幕出現的水晶吊燈,應該是十分震撼的,卻變成了隨隨下降的 UFO,有點無奈。

25/7/2006

七月 26, 2006

終於看了劣評如潮的「超人.強戰回歸」(Superman returns),早前已經從各渠道得悉此片甚爛,但為了荷里活大製作,和對美國漫畫英雄的一份好奇,我還是乖乖繳交了 $50 入場。

說爛片也絕不為過,近年已經甚少電影在半場時令我大呼好悶,今趟超人也算是破了我近年的紀錄,去到差不多 2/3 時,我已經在位子中左轉右轉,也間接令到本來覺得有點涷的我變成有點熱;要特技嗎?抱歉,不多,要劇情嗎?超人你還想要什麼,要緊張刺激嗎?向舊片致敬之作,你說有嗎;如果說 MI: III 是純粹賣弄官能刺激之作也是爛片,那超人什麼都沒有就是趕客之作。好悶。

近來因為暑假的緣故,才有多空閒時間打打日記,我可不知暑假過後還會有否空打日記了。

24/7/2006

七月 25, 2006

本來是打算早一點去書展的,但後來又發覺有新一期黑豹,又遲了一點點。

入場不算多人,也沒有太擠迫的感覺,也是頗舒服的;行經大眾,發覺有很多的英文暢銷書都已經售罄了,有點可惜,實在太便宜了吧,只是半價。

今年的收獲:

殺悶思維:原本打算只買這一本書,比起上次他的哲道行者,今次出版可說準時得多了。

Tuesday with Morrie:已經擁有了電子版,還好,買一本實物讓我在來年的 morning reading 一用,而且只是半價,怎能不買。

Incredible visual illusions:見到半價,而且也可以讓我作下年中二的教材,十分抵買。

Incredible 3D sterogram:在某角度遇上它,也是半價,雖曰不是太容易看,但我想作教材也是十分不錯的選擇。

The essential 55:朋友 I(女)的強力推介,是關於 55 個老師必須要知道的教學法,十分有用,不過頗貴。

數碼攝影實戰技巧 101 式:只是 $5,便豪了,不過買後一看,覺得甚廢,難怪只值 $5,其實一點也不值。

兩個事實,夢都碎了。

第一是 WCL(女) 決定 upgrade 她的電腦,所以我的新電腦夢想(P4 在學校)也就正式幻滅了...

第二是我的 A70 是正式宣佈壽終正寢,本來打算買 A700 的,後來發覺它並不支援我的舊廣角鏡,為了不浪費的緣故,暫定是 A540,價錢據聞也十分不錯...<$2000 連 1GB SD card。

23/7/2006

七月 24, 2006

早上才發現今日是工商盃決賽,於是又走了去紅館看比賽。

四連霸夢碎,事實不容抵賴,港隊今日打得實在不甚好,一些無謂的失誤往往來回做成了 5 分之差,再加上第三節尾段港隊活像食了屎一般,被 SCFA 打了一個 14-0 的攻勢,縱使之後港隊曾力追至六分的差距,但就是偏偏拉不近雙方的距離,最後也就輸了,四連霸夢也碎了。

看 SCFA 的官秀昌不愧為插花王,看著他的插花真的是超級厲害。

有些事我實在在意,有些事情總是未解決。

22/7/2006

七月 23, 2006

昨夜發現了自己的 blog 原來已經被學生發現了,今朝整個早上都是在尋找一個合適的 blog,一直以來都鐘情於 wordpress 的,因為它可以將你的文章分類,而且感覺也十分舒服;搞了一大輪才申請了這個 a/c,其實很難決定,因為我的 login 幾乎要與我平時用開的統統來一個了斷,最後選擇了這組甚有意義的數字,我都相信我的學生應該不會找到這個 blog 了吧?

申請後要搞的就是選擇介面,定主題等煩瑣的工作,幸好今日不用開組,即是說我可以有多一點時間將它整靚,考慮了數個介面,還是這個比較簡單,和令人看得舒服;主題方面,我卻選擇了鄭伊健的「心照」其中一句歌詞「從感情出發 現實夢境穿插 不必百分之百...」,很喜歡這種穿梭於現實和夢想之間的感覺,我想比我之前選擇的「站在巨人的腳背上」來得更貼題吧?

今日是小組帶敬拜,CM(女)找了 I(女)作主席,我終於可以不用再上陣了,也是好事呢。很欣賞 I 很努力的帶整個敬拜,很有氣氛的敬拜。

夜,跟黃師傅(男)到了恩福參與一個男士聚會:在世界中心大聲向老婆 Say NO,內容主要是教導我們如何可以十分有型地向家中的惡老虎大聲 say NO,十分有用...

其實是「標干人生」的作者 Dr. Rick Warren 的一個男士佈道會,說實在也不甚突出,反倒是那位講見證的司徒永富博士十分吸引,一個由街童回轉到美國攻讀博士,返港後經歷了香港的繁華盛世到金融風暴的挫折,到近期喪幼子之痛,如何一一在上帝的帶領下經過,和如何將詛咒化成祝福,十分動人的一個見證。

有點後悔叫了一個餐肉炒公仔麵,因為實在太油和太飽了...

21/7/2006

七月 23, 2006

不離不離還須走。

終於記得今次要一到 King Fisher 食一次早餐 buffet(King Fisher 和 Penyu 都是 Resort 內的餐廳,兩間都提供同一款式的 breakfast buffer,只是每朝我們都是去了 Penyu),真的沒有兩樣;原本以為有很多時間,誰不知最花時間偏偏就是食早餐。

終於要跟 Nexus 說再見,沒有太大不捨,只是覺得為何不多逗留幾天再休息一下。

接我們走的是另一個領隊 David,這個領隊比起到步時接我們的 Joel 強太多了,整個去機場的過程中他幾乎是沒有停過口,說的又不是太悶蛋,難怪他也自詡是 Joel 的大師兄,這樣說也絕不為過。不過聽到 David 所說,在未來數年沙巴會大力發展時,心不禁一沉,說實在到沙巴不是為了它的 shopping mall,不是為了它的繁華盛世,為的就是來舒舒服服渡假而矣,想像到未來兩三年後沙巴變成另一個曼谷時,我想我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再到這地方了。

終於到達了那個小得可憐沙巴國際機場,想起來都有點搞笑,整個機場就是只有一個離境閘,也可想而之平時會有多少人到沙巴。

跟她在機場附近兜兜,也想買一些傳說中十分多港人購買的手信:榴槤雪條,不知是否真的太多人買了,(勉強)幾經辛苦才在一間不顯眼的小店舖,在一個已經被冰封了不知多久的地方才找到一盒(12 支)的榴槤雪條。

終於完成了這個沙巴之旅,回港了。

飛機餐,還是午餐像樣。

一些後記:

其實對於今次沙巴之旅我是極之滿意的,因為完全跟我原本到達沙巴的目的不無二樣:休息和渡假,雖曰困在 Nexus Resort 偶爾也會覺得有無聊的時間,但若果真的一天的二十四小時都充塞了事情,我想這也不算得上渡假吧?有人旅行喜歡經歷,有人旅行喜歡用盡每一分每一秒和每一分錢,但今次我卻訂下了一個簡單的目標:休息,就當是讓自己在即將來臨的九月作一次 re-charge 吧。

原來不是住 Nexus Resort 的,原意是入住比較近市區(跟機場只有 5 分鐘車程)的 Tanjung Aru resort,最後陰錯陽差下入住了這間 resort,對 Nexus 我是讚不絕口的,若果喜歡多私人空間和接觸大自然的朋友,我也會跟他極力推介 Nexus,缺點我想就是它的 Shuttle bus 班次比較奇怪一點,一點也不體貼;不過下次我會考慮住再遠一點的 Rasa Ria resort。

最後,很感恩在酒店每天都有生果供應,於是乎每天的二便十分暢通。

20/7/2006

七月 23, 2006

繼續休息。

終於惡果自受了,昨天還很興奮的懶有型在背向南中國海,今日便知道已經曨傷了,很痛。

天公不做美,下雨了,很掃興,還打算今日要好好的享受陽光與海灘,什麼都沒有了。

在等待陽光出來時,在 Sport center 玩遊戲機,美式桌球,和大富翁,也很輕易便消耗不少時間,想不到她的 nine balls 是如斯強勁的。

終於等到陽光再來,不理三七二十一了,還是落了水才作打算,反正不落水還真的對不起自己;可能天氣關係,今日比昨天更大浪,大浪也把很多沙沖了上來,令到我也不敢落水游,恐怕食沙,唯有在岸邊跟大浪搏鬥,想起來都有點傻瓜,不斷用身體跟大浪對撞,分別就是在受拳,不過...受拳也是受得十分開心的。

游水後,也是整個旅程的重點重頭戲:Massage,預約了做 massage,在一個十分豪華的環境做 massage,實在跟上次在祈福做的差太遠了,不知她搽了什麼在身上,但點著香薰,加上輕柔的音樂,怎能說不舒服?!不過初時也很尷尬,她著我脫去浴抱時,我也有點猶豫的,始終赤裸裸嘛。

很後悔曬傷了才做 massage,因為當她替我的兩肩按摩時,我不是因為按得痛,而是因為曬傷的地方很痛,下次...一定會做好一點的。

最後一晚了,每次都不捨得每一次的旅程,但今晚我還是花了好些時間去了 Sport center 期望打爆 Golden Axe Revenge of Death Adder,最後...我想應該只差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