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6 年 08 月

31/8/2006

八月 31, 2006

若果有留意我每篇日記的上載時間,你會發覺這篇是不同了,對了,以往的日記我都是第二天才上載,但今次卻是即晚完成,理由也不言而喻,明天就開學了,我恐怕開學後我的記憶能力會減退,所以,襯我還記得。

暑假的最後一天,選擇了游水,原因除了是今個暑假少游水外,想浸在水裡讓自己好好放鬆準備明日之後的工作也是一個原因;結果卻是,今日游得頗累。

昨日在中大看見不少內地生,應該是國內生的 O’camp,今日所見,卻是其他國藉的交換生,有金頭髮的,日本人,韓國人等,看來中大也真達標了:成為一個國際化的大學,有這麼多的外國生,不是嗎?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都市因為華洋共處,中大是一間國際化的大學也因為是華洋共處;抱歉.我實在搞不懂,國際化的大學真的能培養國際化的視野,國際化的學生嗎?若然是真的,那香港的每一個市民都應該具有國際化的思維,因為大家都身處在一個國際化的都市嘛!

麻煩你用你那個像草的腦袋想一想,眼光放遠一點吧,只懂得搞什麼大學英語化,多收外地生,搞搞大學的樣貌,是不會成為一間一流的大學的,劉校長!(不是劉德華)

夜,在準備明天的包袱,突然被老爸「哦」了幾句,有點惱人,都差不多三十歲了,要執什麼,要帶什麼難道我還不知道嗎,請不要當我還是小學生,我不需要每晚都執好明天的衣服,因為我每朝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要穿什麼衣服了。

廣告

30/8/2006

八月 31, 2006

原來早前在中央借的三本書昨日已經到期,我還懵然不知。 

返了學校再將東西執了一執,也終於問梁生借到芒了,於是乎,我的氣也消了。

返 CU 作垂死的掙扎,今日的選擇是 Harry Porter,其實當我看見有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的時候,我可真有不少的掙扎,反正,來日方長,下次吧。也許是沒有期望,HP 總算娛樂了我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不好嗎?

還有兩天,努力吧。

29/8/2006

八月 30, 2006

Discipline 會,比想像中更快,只是個多小時就完了,因為學期初暫時沒有特別大 case,只是在選 prefect 時花了多一點時間,今年,會是挑戰性的一年!

不安的感覺隨著一覺之後也消減了不少,始終只是自己多疑多慮罷了;但我還未找得著我的芒。

襯著最後一個星期二有空,特地出了 IFC 看「真心無戾」(Tsotsi),可能是我期望太高了,總覺得有點過譽了。

和 Alice Wong 傾了好一陣子,當然,收料成份居多,但我想我也大約整理出來年 F.3 project 可以搞什麼了。

28/8/2006

八月 29, 2006

今日一口氣問了三個 panal meeting,首先是 Physics,沒有什麼特別,很快就完了;之後是 lab safety meeting,更加沒有特別,更快就完了;最後是 IS,本以為會緊接 lab safety 後開的,但因 M(女)要開 CIT 緣故,遲了很多,唯有留待午飯後開會,令我打算下晝再入電腦節的念頭打消了。

IS 會,比我想像中更長,大約要個多小時才開完,有點意外,主要都是因著下年的 action planning 而討論來年應該有什麼活動,不過最後都好像沒有什麼結論。

再進場,即使是星期一也是不少人,今次收穫只是幫 CCF 買了一隻 2GB 的手指,買了一對 Altec 的 2.0 喇叭,logitech 的無線 keyboard 連老鼠,終於,今個暑假,我將自己的身家消耗了三份一。

終於都要將舊電腦的資料過了落新機,現在麻煩的地方只是要將大部分的 software 重裝,很麻煩...

女校男生以後

八月 29, 2006

是朋友 M(女)轉寄給我的一段報導,引以為戒...

轉載自星島日報的:

師生性別相同成績較好  
 
(星島日報報道)美國一項研究發現,不論是男女學生,由同性教師任教,學生成績較佳,亦較遵守課堂秩序。

女校香港培道中學校長曾綺年認同研究,她表示,女教師教授女生時比較嚴厲,學生成績自然較好,但男教師多會抵受不住女生撒嬌,上課時自由度較大。為免女生有不必要的幻想,該校多聘請「爸爸型」的穩重男教師。

美國教育部在一九八八年進行全國調查,訪問近二萬五千名八年級生(相等於香港的中二生),發現由女教師任教科學及社會科目時,女生學習表現較佳,男生的成績較差及不守秩序﹔若由男教師授課,男生成績較好,女生則較少發問、對課堂沒甚期望,更傾向指有關科目對將來沒有用處。

本港女校培道中學校長曾綺年坦言﹕「女教師教女仔零舍嚴謹」,女生則看準男教師「怕麻煩女生」的弱點,只要向男教師撒嬌,便可以成功逃過功課及測驗,「她們對女教師一定不敢,成績自然較好」。

該校有七十名教師,男教師佔二十多名,曾綺年表示﹕「為了避免女生有幻想,大多聘請已婚或『爸爸型』的穩重男士。」她續指,單身男教師亦不會被安排當班主任,以免與女生有過多接觸。

拔萃男書院校長張灼祥則認為,香港並不存在此問題,男生面對女教師時亦不會分心,他笑指﹕「反而男校會蝦女教師,女校會蝦男教師。」

27/8/2006

八月 28, 2006

終於都將我最後一部電腦都提走了,說有點心痛也絕不為過,說到底,我可是花了三千大元買的啊!

將電腦運回學校,看見那班工人睡了在細房,而且還是將 staff room 的每一部冷氣都開著了!很過份...基本上只等明天將電腦再交給 CK 或 C 幫我執一執,和駁上芒便可以了,很期待。

跟 S(男)到了電腦節,今日的目標很簡單:芒!在 Samsung 的櫃位買了兩隻芒:940 BF 和 740 N,價錢其實還可以,當然,一次過買兩隻芒如一次過買兩部機一樣,很肉痛,只是我想不到的是,只是相差兩吋的大小,940 BF 的重量竟然是 740 N 的兩倍!很重,拎得十分辛苦。之後還用 $888 買了 Office 2003 (Teachers and students edition),比起之前在黃金見到更便宜了,雖曰另一些攤位賣 $1160 送 Micro$oft wireless keyboard & mouse 和手提電腦背囊,但我想還是 $888 比較抵一點。於是,今日又大血了。

將 940 BF 裝好之後,我也不能不驚嘆原來 LCD mon 真的是如斯的慳位,我的檯面有如增加了 75% 的面積一樣。

夜,因 R(男)生日緣故,大夥兒到了太子一食肆晚聚,之後還上了 T(女)的家吹蛋糕,十分開心,當然,還有 M(男)的 NDS,讓我重拾當年在聰的房間不斷狂操孖寶賽車的刺激!

26/8/2006

八月 27, 2006

因為之前補牙有點問題,今早也到了牙醫去;誰不知他很快便將我的問題解決,他說了句「咁遠黎到,幫你洗埋牙」, 之後就是又一次幫我洗牙,也是免費的,令我十分不好意思...

這一天,我等了兩年有多了...

每當我在工作上有重大轉變的時候(通常都是好事),我都會考慮買一部電腦獎勵自己,或者是讓自己開心一下,五年前的第一份工作,我買了一部 P III 800 的電腦,五年後的今日,我也可以賺取多一點人工時,我也買了一部 Pentium D 805 電腦給自己,還有一部 Celeron 326 的電腦給自己在學校使用,讓自己更開心。

約了 D(男)一同到高登買電腦,都是他介紹的那一間 Videocom,價錢也不算太便宜:

P D805 + 1 GB Ram + 250 GB HD + Asus M.B. + TV-tuner card + case + power supply

$4050

Celeron 326 + 512 Mb Ram + 160 GB HD + Asus M.B. + case + power supply

$3050

兩部都是連 WinXp OEM 的。

今年真的是大出血啊...

當 D 805 運抵家中時,還要執一些程序,讓我可以以後免卻用 Floopy boot 機的麻煩,只是還未有時間去將舊機的資料轉移到新機去,還有少少時間,可以等一下吧。

25/8/2006

八月 26, 2006

雖說未正式開學,但 Staff meeting 卻代表開學近了。

開會,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正只是一眾瑣碎事項,反而是沒有了 C(女)在,總感到有點點失落,希望來年會有好朋友吧。

下晝 Election,當然,我仍是「眾望所歸」的新教師代表,說「眾望所歸」有點不對,應該是「內定」就差不多,在投票時 TK(男)說了一句「Mr. L,你投左票未?」;問心,我可沒有所謂,反正只是一年開三次會,也不算得是很沉重的工作,只是偶爾有點花時間了罷。

今年的 duties

F.1 IS X 1

F.2 IS X 3

F.3 Physics X 5

F.2 Assistant Class Teacher

Discipline board

Advisory Committe: New Teacher Rep.

Movie Team

AYP Exped.

向 J(女)展示了一張 Fujitsu 的優惠單張,她二話不說就決定了要買,女人,原來是很善變的。

今年的 ACM 有點特別,以往我都是跟教會一同出席的,今年倒是帶了同事 M & J(女)一同出席,M 本身已是教會的中堅,只是她教會沒有特別出席這些聚會,J 卻是一名時返時消失的人,也試試藉這機會讓她再投入吧,當然,和同事建立好關係也是十分重要的;今年,是我最不想接觸的「啟示錄」,不過牧師卻很精彩,七間教會,七個教訓,七個勝過。

離開時,跟 M 談了一會,讓我得悉一個困擾了我接近一年的事實,原來他沒有騙我!

24/8/2006

八月 25, 2006

仍然在掙扎是否要買多兩條長褲替換,我想最令我難 

最後一堂,還是下雨。

沒有太大特別,只是一些近似商品攝影的技巧,主要不同的打燈技巧,還有如何運用接環將一支標準鏡變成微距鏡,當然,也可以選擇不使用接環只用赤手提著。我可有少少興趣買兩支燈呢。

最後還有少少的理論,或我說的所謂貼士,我想這些貼士也是十分緊要的,老鬼一句,勝過你影十年。

突然想起家中還有一些家父的陳年舊鏡頭,突然想,是否可能只買機身而不用買鏡頭呢,答案卻有點遺憾,CCW 說應該是要那些頂級的 DSLR 才可以使用到舊鏡頭,可有點無奈。

23/8/2006

八月 24, 2006

午飯在東京,其實沒啥特別,只是一間很銅鑼灣的午飯地方,跟中環沒有兩樣。

拖延了整個月的事情終於也要面對,事隔一年再見吳醫生,今年也是要將上年未補的那一隻牙搞掂,壞消息卻是,原來隔離的一隻牙也有輕微蝕掉的現象,當然要補,好消息是,吳醫生補兩隻牙只收我一隻牙的價錢,超級開心,呵呵。

夜,到了翠湖花園探望 J & J 及他們的兩位千金,數算一下,原來已經有一年多沒有見過他們了,翹翹四歲了,陶陶也一歲多了,很不同,雖然我只是出世時隔著玻璃見過陶陶,但她一點也不怕陌生,翹翹始終是我由細睇到大的,當然對我完全不感陌生啦(笑);得悉 J 下年離開工作地方,全力照顧兩位千金,有點訝異,不過回頭一想,若果是有兩名小朋友的話,其中一位要辭職全力照顧小朋友也是無可厚非的,始終,親人照顧總比工人照顧來得好。

飯後,看著兩個小朋友跟爹爹玩耍,我可是感到有點...辛苦,要跳舞,要跟她們玩公仔,扮獅子,我跟 J 說,到你開學之後應該就沒有如斯精神跟她們玩耍了吧;但看見他們一家四口,我想到的是幸福。

翹翹與陶陶

我少有的搞鬼樣

我少有的搞鬼衰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