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6 年 10 月

30/10/2006

十月 31, 2006

仍然是睡得不好。

出了一半卷就出街了,在銅鑼灣教協買了一些糖果,嘗試了銅鑼灣的「八八八拉麵」,其實即是尖沙咀的「北海道拉麵」,分店而矣,只是價錢也好像便宜一點點,因為有餐和假期也送汽水,但論質素,還是炮台山的小樽最好。

我可有點勞氣的,為什麼總是每次都不會問我意見就作決定,總是為我好為我好,明明明天的我要六堂之餘再加兩堂去開 form meeting,即是我明天根本沒有時間去備課,又要花了我今晚整晚的時間。

呆坐兩個鐘,沒有結果。

廣告

29/10/2006

十月 30, 2006

不知何解,兩日的假期總有一日是睡得不好的。

「的」起心肝決定要憑一己之力將舊 HD 的資料過落新 HD,先在網上找了好些方法,其實我最想的就是可以直接將兩隻 HD 接駁起來,之後在 ghost 直接 partition to partition,那樣的話,大約 60 GB 的資料只需要半小時就可以完成;但當我將舊 HD 拆出來後,發現自己找不到合適的線將兩隻 HD 連起來,唯有要花錢買一條 IDE to USB cable,將舊 HD 當作 2.5″ 處理;在家的附近買了,只是十分昂貴,因為要 $88,但一想起來回車錢,我想也是差不多的時候,也就算了,返屋企準備將資料傳送,發覺不可行,嘗試了將 HD 後的 jumper 轉了數次也不成功,唯有帶著舊 HD 和 cable 到店舖詢問,他試了,失敗,之後跟我說是我的 HD 死了,不是吧,我上星期立還在使用,怎會轉眼就死了,之後他再試了另一隻 HD,發覺原來是 cable 的 power supply 出了問題,最後他也換了一條新的給我,吁,幸好在家樓下買,否則要換的時候就工程可大了。

浸禮@觀浸,受浸的有 CM,I 和 B(女),L 和 Z(男),時候十分緊迫,而我也是時候揭曉我在「在疲乏中找著倚靠」介紹的書藉了,就是「愛呆我家連加恩」,這本書可是「愛呆西非連加恩」的延續,很想這本書能祝福到更多的朋友。

夜,跟大夥兒在潮館食飯,之後我還趕了下半場,跟以前中心的朋友食飯,當然仍是談論著如何讓 C(男)可以順利追求到上次在 L(男)婚宴上認識的漂亮可愛女孩子。

順利將所有資料從舊 HD 過度到新 HD 了,希望今次不要出問題就好了。

28/10/2006

十月 28, 2006

難得一個假期是可以睡得比較像樣,意思是我可以過了九點半之後才醒過來,近兩個星期都不知何解到八點半左右就醒了,醒了之後就再也睡不著了,很浪費的呢。

手頭還有大量的 CSI: NY 和 Prison break 未看。在網路上竟然找到了羅家良的「季節」,林志穎的「今年夏天」!!!

下晝是學校 PTA AGM,再加中一二的簡介會,作為中二副班的我當然是要出席,再也不像往年的只出席了一會就可以離去;之前還很擔心有很多家長,而我又未將每一個學生的特徵都記住了,所以很頗擔心當家長問起的時候我會無言而對,而幸好,在 AGM 時我也可以預計到今日出席的家長不多,出席 AGM 的只有二百多個家長,將他們除二,平均每級只有百多人,再除五,平每班都只有二十人左右,而我又更相信出席的家長主要都是中一,所以中二的應該不會太多;事實也如我所料,出席敝班的家長只有十多個,放飛機率是接近 50%!!

在對所有家長都吹了接近一小時的水後,大約有三十分鐘的個別約見時間,個別約見都是集中在正班身上,剩下的就只有向我發問,而家長的問題都是十分難答的...例如「如何可以令我個女多D參加課外活動?」「如何令我個女可以自動自覺睇多D書」等極之 general 又極難答的問題,要了我的命呢。

回家,打開信箱,我終於都收到了那封令我極討厭的大綠色信封了...

27/10/2006

十月 28, 2006

抽筋,半夜醒來,兩腳一伸(!),就抽筋了,只是我痛足了一整天呢。 

花了整個下晝在出卷,想不到真的很花時間,只是出一份中二 IS 的 test,也花了好幾小時才完成。

在基道書樓消耗了接近一小時,也是為著星期日浸禮的禮物事宜,想了一想,又覺得基道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多書,感覺上有些書在天道會找到,但在基道卻找不到,最明顯的莫過於王國顯系列的研經系列。

終於都有兩日半的假期了,太好了,最好的就是可以讓我那隻已經快要爛掉的手可以休息一下,避免一下接觸到粉筆。明天的 PTA AGM 我還未想到要說些什麼呢...

26/10/2006

十月 27, 2006

仍是盼望的禮拜四。

見了學生的家長,有點似三師會審的感覺(笑),我,V(女)和 J(男)跟這位傳說很煩的家長的周旋,傾了一會也很感覺到她是那種鍚孩子鍚到出煙的娘親,看來說甚麼也沒有用了,嗄。

中二,quiz 後發生了一些小風波(希望是吧),其實我倒覺得同事 S(女)也是十分好人的,至少這兩年來她也確實提點我不少事情,也讓我在撞板前可以做一些工作去補救。

在疲乏中找著倚靠

十月 26, 2006

還是決定暫時放下今天的日記,都是想打了這一篇的小記。很想說說近這兩個月來的心情。

在這個多兩個月的工作生涯中,的確有感到疲乏的時候,尤其是面對今年的中三,今年我教的是全級中三;因為 ESR(External School Review,俗稱外評,即是有些街外人,通常都是衰人,走來學校說三道四)的緣故,今年老闆雷厲風行實施全民皆英的政策,以往在堂上也用上不少中文的我,面對這「困境」(笑)也感到有點無力,始終,用上中文除了在表達上會清楚一點外,在課堂沉悶時吹吹牛(俗稱「搞 gag」)也會令整個氣氛生色不少,今年,我的武功被廢了。

面對今年全民皆英的政策,在不能吹牛,不能說中文(哎呀,我今年可真的一句中文也不敢在課堂上說的呀)的情況下,課堂氣氛沉悶(至極點)也是我意料之內的,雖曰是意料之內,但在遇上極度沉悶的課堂,或者是一些學生不甚友善的眼光或行為,也會令我感到乏力的;然,情況也不是去到極差的境地,至少,我對中三的時間並不多,而且,今年的中二我也可算得上是得心應手的,所以,在困境中仍有盼望和支持的。

在上一次星期六的小組時間,我帶敬拜,之後姊妹 A 說了一句「6號你今日都好喜樂喎」,事實上在那個多兩個星期我是的而且確感到喜樂的,當然,這個星期也是,而原因據稱是我在這數個星期中都在看著一本書,而我這喜樂的泉源也就是來自這本書,與其說喜樂的泉源,我想用「上帝給我的支持」是更貼切,也即是說我喜樂是因為很感受有著上帝的支持。看著這本書,其實是一對台灣兄妹寫近似紀錄式的文章,內裡都是描述以往家中的父母怎樣藉著聖經的道理教導他們,而每個很短的故事中也會帶到一些聖經的道理,不知何解,就是這些很細微的故事,很感動我心,每次看的時候都感到上帝無形的鼓勵;記得某一篇曾說作者的娘教導他們「不要懼怕人,要懼怕神」,想一想,又是道理,為何我會在課堂上害怕學生的不友善,而不懼怕上帝的公義,於是乎,現在上堂我都跟自己說,不要懼怕人,因為總有最大的要我懼怕。

其實很想藉這篇的小記告訴我身邊的朋友,近期我是十分不錯的(笑)。

最後,容許我對這本書賣一個關子,因為這本書是我要送給某位受浸的姊妹的,說穿了,也就不好玩了。

25/10/2006

十月 25, 2006

今日累透了,始終星期三是一個惱人的日子。

幸好在最後兩堂仍有 2E 為我苦苦支撐著,否則我想我是會死的。

食完午飯忘記了要跟同事開會,是有關星期六的 PTA AGM 的一些事宜,我明明已經寫了紙在檯頭,但又是忘記了;之後要落去找 Sr. sign payment,很忙。之後聽見同事 V(女)跟我說敝班發生了一些問題,聽了,雖曰我認為是很一般的情況,但我十分贊成要將她們大執一鑊的;其實比起當年的 2B,我今年也不算是多問題的了。

原本以為可以很早便離開,誰不知又在忙這忙那,又到五時多才離開;本來今晚已經立定心腸要在美X食一次一人火鎬的,但去到之後又發覺沒有什麼特別,最後我是點了那不能更特別的燒味雙拼,若是朋友 K(女)在場,她一定要說我「又」食燒味雙拼了。

繼續練歌,仍然是不知那些豆豉在幹什麼,我可真的有點後悔小時候未曾用心讀過音樂,還以為將來不會用得著,怎料...

24/10/2006

十月 24, 2006

仍然是有累。

乘搭地鐵返學校時,身邊坐了一位男仕,他在九龍灣問了我前往銅鑼灣應該是治觀塘線經金鐘快還是經油塘快,我答了他後,他開始跟我搭訕起來,原來他是一位已退休的物理老師(!),他是 1971 在中大物理系畢業的,令我有點訝異;其實我不太喜歡隨便跟人搭訕的,只是在當時的情況下我實在走不了...

其實今日主力都是為明天的課堂努力,幸好我在昨天已經將我下半班的學生都見了,即是說在這個多月裡我也不用很趕的食完飯返學校或放學後見學生,可以好好的備課了。在水記買了一份蛋治,果然是一分錢一分貨,在總統買的餐蛋治是比較貴一點的,但感覺上那塊蛋也厚一點點,水記嘛,我只嫌那塊蛋太簿了。

可能是蛋治提供充足能量的緣故,於是我今日也可以頗順利的備了明天中一,和一點中三的課。

拖了甚久的 MPF 表格,今日終於都(肯)填好了。

新的 ICQ 5.1,很差。

23/10/2006

十月 23, 2006

睡不著啊,不知何解,昨夜竟然在接近兩時才入睡...

我不明白,在一班教 A 內容時,有學生問我「教黎做乜,書又冇」,於是我因時制宜,在後來的數班把這內容刪除了,但偏偏最多人問的就是這一部分,真古怪。

中一默書,比我想像中差呢。

放學後,跟一學生傾談甚久,她的評語是,我不笑的時候真的很惡,她也「建議」我應該笑多一點,大家也會開心一點;果然...原來我真的很惡的!!!

抵受不住誘惑,終於都斥資買了一條斜褲,希望可以穿得舒服一點。

22/10/2006

十月 23, 2006

我可差點忘記了今晚的事件的。

跟她看了「放.逐」,一貫的杜琪峰的電影,不知何解,總覺得一開場時已經很「杜琪峰」了。在接近兩個小時中,我看著的是一班沒有什麼主見的男人在左走右跑,每當遇到要轉左或轉右時,竟然要擲毫決定!!

今晚其實是好朋友 L(男)的婚宴,我今夜可是跟以前做義工的一班朋友一起坐的,而人數不算多的關係,想不到竟然當中坐了一位...十分十分漂亮的女孩子,據另一朋友 A(女)的形容,這位十分漂亮的女孩子是極像某女子組合的其中一位成員!其實我倒認不出這位女孩子是否跟那位女歌星相似,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位女孩子的確十分漂亮...而我這位朋友 L 果真認識不少極其可愛美麗的女孩子,並且是單身的!今夜,擺明是益我的朋友 C(男)了。

遺憾的是,沒有和 J(男)和 L 一同拍照,這位快要做人老豆(父親)的傢伙,跟這位做了老襯(新郎)的傢伙,都是我小學十分要好的朋友,看來我要再過多一點時間才可以在婚禮跟他們一同拍照了。

本來打算乘搭的士回家的,不過 call 卻沒有回覆,乘搭 603 回家,為了慳時間緣故,在東隨口落了車轉了 694,其實也是挺不錯的,除了等候的過程中有極多的飛蚊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