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7 十二月, 2006

6/12/2006

7 十二月, 2006

終於都「捱」到年尾,原本今日是六堂,問了同事 M(男)借了一堂之後變成了七堂,但又將我一堂的中二借了給同事 D(女),變相還是六堂。

午飯跟同事試新東西,是一間叫西貢星的越泰食店,打開餐牌一看,發覺之前熟悉感的來源了,因為這間的總店是在沙田第一城,某次上弟兄 K 家後一夥兒一同食飯的地方;只是,今日一試,比想像中還要差...

帶著有戰兢的心情上最後的一班中三,最後在無風無浪之下渡過了;之後還記得捉了上次逃走了的學生去訓話,很久都未試過用如斯嚴厲的語氣說話,當然她的態度也是令我很痛恨的,但不知何解,訓了一會之後我倒也沒有心情跟她瞎扯下去;我想我還是應該要重拾我當年的「火」才行...

去到 staff room 時,發覺有一張紙條,什麼「月花」,看得我一頭霧水,後來一問之下,才發覺是早前跟 V 和 S(女)約好了收爐時一同去食 high tea 的「八月花」。

差點也忘記了這是收爐的日子,值得慶祝。

夜,到 Timesquare 跟她晚飯,怎料在中央圖書館塞車,由中央塞到三越花了我四十五分鐘!!!!

有時侯覺得「得閒死唔得閒病」這句說話很不智...好像這兩年一去到考試之始我就開始病了,可能是心情放鬆的關係,導致之前「潛藏的內勁」都在這時候爆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