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7 年 01 月

離不開,是那複雜的關係

一月 31, 2007

這兩三年來,自問在工作上也總算發揮不錯,很少會有轉換環境的念頭,除了第一年不適應不良之外,基本上我都認為自己會在這地方工作至我退休為止,朋友也勸我難得有一個如斯穩定的環境,不要輕易求去,但近期,想轉換環境的心態又蠢蠢欲動。

通常工作途中求去往往離不開兩個原因:錢和環境;商業世界,一跳槽薪金也著實增加不少,所以在商業世界,不跳槽的人才奇怪!然,在學校這個環境,若果不是直資或私校的話,一般薪酬都是跟從政府的,即使跳槽多次也好,薪金也只會隨你的年資改變,所以通常求去的多數都是因為工作環境不愉快,可能是學生,可能是校政,或可能是人事;而我,近期的確是為著人事而感煩惱。

工作了接近三年,看似甚麼都有,又卻是甚麼都沒有,看似事事順利,又卻是事事未必如意,想像自己不會擠身入任何權力鬥爭,或任何一個小圈子,但事實又卻是麻煩總會找上門;有時候,望著自己孑然一身,都不知是自己性格使然,還是環境做成,自己都不是一個懂得跟別人相處的人,或者我應該參考朋友 H(男),他也是在學校裡過著比我更孤獨的生活,但是日子難過天天過。

參考閱讀

司南地:小圈子文化 — 由香港工作說起

廣告

30/1/2007

一月 31, 2007

想不到諸神的黃昏只是剛剛完結,我已經急不及待地轉了 channel 了,當然,轉了 channel 之後的效果是極其明顯的,反應好,又轉得快,看來我要用全英真的是中一二才可以頂得我住。

腿蛋治作 T,後來發覺真的不太足夠,這是後話。

放學後過了將軍澳,其實是想收回一些信,另外,我最想做的還是將廚房那四隻窗抹乾淨,說到底我真的忍受不住那四隻窗如斯的糟,都不知道是油還是塵,就是厚厚的「依附」在窗上,看起來也實在令人不感安樂;特地開了一盤熱水,我想應該用熱水效果會比用涷水更好吧,用熱水抹窗,又「擒高 mou 低」的,雖曰成績不算太理想,但總算替這四隻窗開了一線生天,望出去都真的是清晰一點,而那塊布和那盤水,當然是變得又黑又黃了,唉,下次有機會再抹一次罷。

於是乎,之前食的一份腿蛋治也就完成消耗盡;而我也明白為何很多人都請鐘點女傭作清潔,因為真的很累,都不知是否自己年紀已經「咁上下」,郁一郁都令我腳仔軟。

29/1/2007

一月 30, 2007

家長日後補假,幸好...

九點四左右被電話響醒了,是舊同事 S(女),因為之前她給了我一本護協賀年禮品的清單,著我若有興趣可跟她一同到護協掃平貨,今早打來就是想約我今早一同去掃貨,可惜我今早又約了師傅 K(男)傾一些設計問題,唯有改了下晝到去 join 她一同掃貨。

數個設計,我還未有頭緒,理論上我應該是選擇一些超級實用的,但偶偶又不夠靚仔,有點麻煩。

到了佐敦掃貨,其實自己要買的並不多,替老媽買了兩張龍島和幾張 Mrs. Fields 的禮券,和一盒朱古力,而我嘛,只買了數張 Mrs. Fields 的禮券,因為平時縱使超級想買她的餅也好,礙於價錢我實在下不了手,如今我有禮券在手,應該會「順」很多吧;另外,幫朋友買了一些蜜糖和餅等,想不到這一買也買了一個八百幾元出來。

明天又要繼續努力了,還有兩個星期左右,向著目標進發啊...

28/1/2007

一月 29, 2007

是我近年第一次以「副」班主任身份出現家長日,不知可喜還是可悲。

因為約了一學生見七點半關係,唯有 call 八折的,這三年來我只是嘗試了兩次搭的返學,因為時間相差無幾,但價錢卻又差天共地,而今次我懷疑司機是不太懂得路的,因為正常(我估)他應該行太子道西再從九龍塘附近兜入石硤尾,但今次他卻從龍翔道上從往葵涌方向兜落石硤尾,於是價錢也比上次貴了...

一口氣見了三十八名家長,其實都沒有什麼可記,只是有一家長頗麻煩,其實我有好幾次想將她 send 落去校長或訓導主任,問題卻是我不懂得如何開口;有時候覺得見家長就好像醫生睇症一樣,冇乜問題的就兩三下就打發走了他。原本定十二點半見完所有家長,因為那麻煩家長,和有家長記錯時間,最後超標完成:一點半。

原本以為自己出席不了朋友 F(男)的浸禮,怎料也能出席他的飯宴@小肥羊,跟大夥兒食飯,而且是任點,人人都瘋了一樣...

跟她在土瓜灣附近逛逛,又順道向介紹一下我小時候的「去向」,不無樂趣。

夜,無聊之下看了一整齣「絕世好賓」,難得可以偷閒一晚。

27/1/2007

一月 28, 2007

先出了又一城,在 supersandwich 食了一個頗豐富的午餐,事後倒有點後悔,因為好像食得過份了一點,一個煙三文魚蜆肉意粉,涷檸茶和一個湯,好似多了點。

最後我買了人生第一個的 Agnes b 的袋,給我的阿嬤,每年生日我都要甩多一點頭髮,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她喜歡或需要些什麼,反正買一些價值不菲的東西就是了。

開組前處理掉一些「舊事」,有時候自己也不想拖,也不想好像沒有交待就胡混過去,但總算,因著耶穌的緣故,事情都是解開了。

慶祝阿嬤生日@利苑,今趟我幾欣賞酒樓的安排,基本上每上一道菜之前,他們都會先將那鍋菜放上一火爐燒一陣子,確保了送上檯的菜是滾熱辣,不錯的安排,有時候就是這些小心思也能取悅食客的。

26/1/2007

一月 27, 2007

諸神的黃昏:尾聲。

今日再沒有 shadowing 的環節,主要都是跟一些未曾觀課的老師做一個簡單的 interview,而我嘛,因為今日六堂緣故,相信飲咖啡機會甚微。事實亦然。

我也打趣的跟同事說,我未曾如斯期待上今日 3C 的堂,而我想有實驗做的話,她們是會很開心的,因為今日的滿足也頗大,除了實驗外,我覺得課程的深淺也很影響,希望之後的日子可以再好一點便好了。

既然諸神的黃昏完了,也好該慶祝一下的,跟同事 M & J 到了朗豪坊食 T,言談間,讓我得悉了一些很令我難為的事情。

夜,跟她在灣仔逛,看了一些燈飾,大致上我也有一個腹稿了。

25/1/2007

一月 26, 2007

抽中了!當然,也必然是 2E,無可否認。

既然抽中了,就當然快快落 lab 再準備一次,然,事實永遠都是殘酷的,明明昨天還好地地的 low voltage power supply,應該可以把 fuse 燒掉的,但偏偏...fuse 燒不到,燈泡也理所當然地燒不到,想了又想,懷疑是燈泡的 resistance 太大,令到個 current 太細燒不到燈泡,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將個燈泡拆走,總算可以將個 fuse 燒掉了。

過了不久,那個 seconded 的人進來了,還道她會跟我講英文,誰不知她是跟我說中文,再過了一會,學生開始魚貫進場,令人擔心的事情發生了,有學生跟我說沒有帶書,我可有點氣的,即使不計今日有人到訪,我是很不喜歡學生不帶書的,始終帶書都是她的責任呀,但當時也實在沒有辦法了。

課堂嘛,老實說也沒有什麼特別,只是比平時特別靜,但她們也著實做得很好的了,也交足了功課,有需要的時候會舉手問,只是有學生突然細細聲用中文時,可真的把我嚇死了;之後花了一些時間去講解實驗,也花了時間讓她們去駁線,而未開始 take data 時,那位 “cool" lam* 就離開了。

諸神的黃昏,完結了,吁~

之後返教員室,老闆說可能那些人會走入教員室捉人去談天飲咖啡云云,害得我緊張擔心了兩堂。

原來即使不用煤氣仍是要交最低費用的,呻笨!!!

註:cool lam 是我們同事杜撰的名詞,因為有兩位 miss lam,一位樣子比較 cool,一樣比較 nice,順理成章地叫一位做 cool lam,一位是 nice lam 好了

24/1/2007

一月 25, 2007

諸神的黃昏,正式始動。

當然最關心的就是今日的 shadowing 會否中招,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今日的 2C 不中,於是我可以立即將整個 plan 由 fuse mode 轉回 workbook mode 了,嗄。

坦白說,今朝返到學校時,望見一樓真的有點不習慣,平時應該是喧嘩的一樓,今日變得水靜鵝飛,難怪的,始終有壓力,而且...原來她們可以做到的。

既然不中,我也沒有什麼可記,總之就是平靜地渡過了諸神的黃昏的第一日。

在九龍灣的天道遇上了 MY(女)和 T(男),真巧。

約了老朋友 L(男)到另一老朋友 J(男)家探望他的小兒子 – 波仔,很有趣也很可愛,只是波仔食奶的速度應該跟我有得爭,我大約八點多到達,他已經在食奶了,想不到要到九點左右他才把三安士的奶食完,中間又突然睡覺,又不「hur」,看著 J 兩夫婦,倒真的覺得為人父母認真不易。

在附近的漁人碼頭晚餐,難以想像的是,這地方活像鬼域一樣,人影也不多覺,冷清得很,只是食飯的那間飯店也真的太抵了吧?二百元左右有四菜一湯,雖曰食物質素不是十分出眾,但總算過得去啦。

明天我會中獎嗎?

23/1/2007

一月 24, 2007

諸神的黃昏,踏入倒數階段。

沒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努力準備明天的可能挑戰吧。

到水務局搞少少手續,有時都有點氣人的,真的不明白為何政府的效率真是如斯低,很煩人;之不過,在水務局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到水務局拎票後,看見有一對穿著校服的學生倚靠在一起,於是八卦的我坐了在他們前面,順便偷聽一下他們在幹什麼,隱隱約約聽到原來這對小情人應該早前不久偷嘗了...即小男生已經「衰十一」了,噢,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其實應該旺角還有不少公園的,何必要坐在水務局內呢,奇怪得很。

今個星期破財了,因為行經報攤時,竟然可惡至極的一口氣出了一連兩集的金田一,初時都有點猶豫,之後行過見到有特價時,想了一想,不買白不買,反正今日有特價,還是一口氣掃了兩本,還有明天的神兵 F 和星期五的天下啊!!!

若果不是明天就是諸神的黃昏,我今晚應該會跟老爸老媽去了看蔡琴演唱會了,有點可惜。

22/1/2007

一月 23, 2007

放學後仍是要開特別會議,其實為了這個諸神的黃昏,我想很多人都多了好多白頭髮。

遊走兩地的感覺,不好受。

究竟我星期二會中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