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7 年 02 月

27/2/2007

二月 27, 2007

昨夜可以早了一點睡,真好,我想可以的話都應該在十一點三前要上床了。

很有趣,跟 3E 調了位,只是跟她們在班房的座位表編排,之後整班都像死了一樣,哈。

又忘記了要 on duty,不過今日 on duty 時我其實是在不停思量著設計如何,倒也容易過。

備了明天和後天的課,發覺自己這兩天都有一個新的「壞習慣」,也是一個頗「佬」的壞習慣,雖曰是壞習慣,但真的是頗爽的,嘻。

放學後看了一會的友校排球賽,與其說比賽,不如說是一場屠宰更合適,友校的水平也實在差得可憐了吧,連開波也做不到...悶透了。

夜,有幾個學生問問題,其實我可是有點嬲的,明明已經在年假前通知明天會有 quiz,但她們總是不到臨考前都不會溫書的,昨天今天都有時間可以讓她們問,但偏是要在晚上透過網上問,而搞了一大餐後又是要約她們明天小息再問,都不明白...

廣告

26/2/2007

二月 26, 2007

正式上學了。

無驚無險的過了六堂,雖曰六堂是有點兒吃力,但就襯著放完長假,自己還有精神時先上多堂,明天和後天又可以少一點堂數,到時候也不會覺得太辛苦,剛剛好。

替她拿電話到旺角換,但在該店舖試機時又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左看右看橫看豎看也是沒有問題,奇怪極了,只希望真的不是有問題才好,否則又要害我走多一遍。

回家時特地試了一次部新電話,媽的,真的有橫紋!!!

可以說是偶然之間我才知道上星期五已經開始了新一季的 CSI: Miami,幸好只是剛剛開始,我可以找到 source,否則我想也很難才能找齊一整季的 CSIM 了。

25/2/2007

二月 26, 2007

明天就開學了,我還像什麼都沒有準備一樣。

到調景嶺特地再好好的度一次所有尺寸,也在看那些「參考書」看看會否有合適的設計讓我好好的參考一番,大致上我也知道要做些什麼,就是欠顏色的配搭,和一些比較細微的設計,很煩惱。

臨上學前的一夜,想不到就這樣子過了十日假期了,下一次再放假就要等到復活節好了。

24/2/2007

二月 25, 2007

早上的兩場球賽害我不能好好的集中準備...

查經,約伯記 4-12 章,事實我覺得今次我帶得不太好,因為好像我講多過大家討論,有點兒是我在「分享」我的心記,而不是「帶」大家去查經,今次的題目是「當說合適的話語」,我嘗試透過約伯的三個朋友的討論帶出在安慰別人時有什麼地方我們應該要留意,真難。

夜,跟她和她的小組上了 WY 的家,飯後大家不是在玩啤牌就是在玩 NDS,而我嘛,當然是選擇了玩不用腦的 NDS!玩著玩著,有時真的有點點衝動要買一部 NDS 玩,為的就只是那隻「孖寶賽車」!!!

其實我不想這麼夜才走的,但大夥兒玩得興起,最後差不多十二點才離開坑口,唉,後天就返學了,我好像還未放完假一樣。

23/2/2007

二月 24, 2007

真的回校(想)搞 AYP 的手尾,不過進度仍然是「0」!差不多出好了一份我也差點忘記了的 quiz,只欠 scanner。

想好好預備明天的查經,到了太子的基道打書釘,不過我可真的想不到,只是很簡單的一碗牛雜河和一碟芥蘭也可以做得如斯難吃,雜河太咸,油菜未熟透!!!

事實上要查約伯記之後的一些討論是有點難度的,但基道打了個多兩小時書釘,得到有幫助的資料不多,反倒是我可真的累得很(奇怪),在基道坐著睏著了,唉。

想不到在旺角火車站讓我找到那本「長方形」!!!

之後約了朋友 L(男)傾買基金的事宜,也許自己也應該要狼下心腸痛一陣子好了,希望今日的決定不會太遲。搞著搞著也搞了個多小時,但我卻約了弟兄 S 到調景嶺一見,我就遲了大到,十分不好意思呢。

跟他和他的女友 I,和她一同在家傳戶曉食飯,可以見到整晚 S 都是十分細心的人,希望今夜介紹給他們看的 music and lyrics 不會令他們失望吧。

又是偶然的「靈光一閃」,明天的查經,姑且就一試這個主題吧。

22/2/2007

二月 23, 2007

早上(順便)返了學校想搞搞 AYP 的那份 progess report 的,可惜狀態仍然不佳,什麼都做不成。

主菜是下晝的劇戰,先跟 S 在他家的 club house 食午飯,之後就是一小時的桌球戰,哎呀,我想我真的需要好好的鍛鍊一下我的桌球技術了,真的很遜。之後買了一些小食,有點後悔買了這麼多的食物,其實只是一份格仔餅加八粒燒墨魚丸,不過對我們來說也實在太多了。

之後是四人大混戰,不知何解,去到第三局時,我和 partner S(男)突然像中了邪一樣,失誤頻頻,明明有好幾次都有黃金機會去爭取發球局,但就是打了落網,最後慘敗 1-11!!!後來發覺可能是和我邊場的冷氣過大有關。

在家繼續將那些未食完的雞和燒肉盡力消耗掉。

學不了的

二月 23, 2007

對,又是 music and lyrics,記得看完此片我曾學 Hugh Grant 在片中的「un」,之後可酸軟了好一陣子。

21/2/2007

二月 22, 2007

本來打算今早返學校搞埋一些 AYP 的手尾,無奈還是留在家休息一下好了。

替她將電話拿出旺角換,可惜負責的那位小姐不在,還是下次吧。

夜,跟她去看「溫拿 33 好時光演唱會」,其實我覺這五隻老鬼真的已經過氣了,吹水的時間比唱歌的時間還要多,不過我想她是感到十分驚訝(和不滿)的,為何健仔的「二等良民」我會識得唱,再過份一點的,為什麼連泰迪羅賓的「點指兵兵」我也懂得唱,究竟我是個什麼人,是否仍然存活在 70’s 的古代人!?

好時光,想了一想,原來三十三年不是一個短時間,我又想起了我的兩位小學朋友 J & L,數數手指,跟他們認識都已經差不多二十年了,原來二十年真的不是一個短時間,而一份友情能夠維持二十年更是不簡單,這份好時光,更應該珍惜。

20/2/2007

二月 21, 2007

年初三,今年比較空閒了,因為昨日已經去了她家拜年,今年可以「un un」腳在家中休息一下。

一口氣看了兩集的 prison break,原本是打算在聖誕假將整輯 prison break 看完的,到了最後竟然是一集都沒有看過,到了今日,明珠台都已經播完了,我卻是 download 了但未看完,未免有點兒那個,於是一口氣看了兩集,那份刺激的感覺又回來了。

跟導師 WY(女)傾談,說到為她大公子選幼稚園的事宜,看得她也覺得頗為此煩惱,說到底始終都是自己的兒子,有那個父母不為自己的兒子煩惱,小時怕長不大,長大了又怕讀不到好學校,讀完書後又怕找不到工作,工作又怕好事多磨,又怕找不到合適的伴侶,結婚了又怕沒有小孩子...如是者不斷循環,還記得當日 YH 說他也不理得兒子是否讀 EMI,但今日始終都是要擔心的。

每年的初三都是在晶苑食飯,看來我們應該要每年都訂了一張十六人大檯才成了。

19/2/2007

二月 20, 2007

年初二。

其實今日的重頭戲是我近年難得可以一看現場直播的 NBA All-star game,只是我想不到今年竟然沒有了張丕德做旁述,坦白說,他做旁述真的是十分不錯的。最後今年的 eastern all star 被 western all star 大炒三十分!!!

也是有點臨時的,本來是明天才到她家拜年,今年也就提早了一天,反正我也是有時間,而且覺得今年的時間也是十分不錯,跟她的父母也談得頗暢快,至少我是覺得今年我是合格的,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