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7 年 04 月

29/4/2007

四月 30, 2007

到了基道一看,想快點準備下星期的查經,但我可真我毫無頭緒啊!

在太子的一間第尾牛扒食飯,有兩種選擇:$31 的午餐,有湯有飯有飲品,不連加一,或者 $25 的下午茶餐,有飯有飲品,連加一;想了一想,又怕食得太多,於是選擇了下午茶餐,可惜那碟牛肉意少得可憐,連加一後他們還收我 $28,給了 $30 又沒有找錢,有點搵笨的感覺。

夜,在帝京替小表妹慶祝滿月,當然又是離不開那些是是非非,不過我那個三表弟真是愈來愈粗鄙,見了我,叫了聲表哥後,還加了一句「我今日見到你喎,仲同條女一齊添」,不過是否做得三行就是會變得這樣子;對照組卻是我那個以前粗鄙不堪的細舅,自從有了女兒後整個人就變了隻溫馴的小白兔,好像還信了耶穌云云。

廣告

28/4/2007

四月 29, 2007

今個早上很頹廢,看了一場 Bulls VS Heat,之後就看了 max-X,又看了 NG 的節目,差點連敬拜也不想預備。

幸而,敬拜的念頭也很早就已經浮現在腦海中,預備也算得很順利。

也是幸而,今日弟兄 F 在場,令我可以很順利的帶了一個敬拜,嘻。

歡歡每次的講道也會找到很多有趣的圖片出來,魔鬼行開的動作很搞笑;但更重要的,我想不是什麼 insight,而是我如何裝備自己去面對試探。

晚飯的組合很有趣,原本只是我,LL 和 J(男)的,後來加入了 K(男),之後又加入了夫婦 D&K,原來準夫婦 S&B 又在 APM 找位子,很有趣的組合。

27/4/2007

四月 28, 2007

「仲唔斷正係我手上面?」

今日的最重要事情就是「偵緝」一單 morning reading 看漫畫的案件,當然,案件是發生在敝班,亦是本人親手捉拿的;於是今日花了很多時間去緝兇,問話等等,煩透了。

今日的 solar cooker 都開始陸陸續續地進駐學校了,雖然近期天氣不錯,但氣溫略嫌稍低,我想效果未必會太明顯,還是留待下星期天氣轉熱時候再算吧,但看著她們的 solar cooker,真真不賴。

不知何解,累透了,今夜幸好沒有出街,我在看 Magic VS Pistons 時也睡著了!!!

吹脹

四月 27, 2007

睇武神都有好多年,不過近黎武神愈黎愈低能,睇到呢格我真係 X 一聲笑左出黎。

肥老師,你好野,個「猥」字用得真係好。

lord2.jpg

26/4/2007

四月 27, 2007

今日效率奇低,可惡。

其實今日只上一班中二 3 堂,上完第一二堂後,再到課室時,看見了在黑板寫上了「We love you, Mr. Luk」,不知何解,今日明明好像沒有發生過什麼特別的事情,只好當作她們開玩笑好了,但實在心裡是有那點點的飄飄然的,嘻;回頭一想,又不禁有點遺憾,我最重視的,又不見得像這班中二如此待我。

不知為什麼,今日的效率真的很低,四堂也不能改起半疊卷,可惡極了。

或者,即使一點點遺憾,最終仍然是有轉機的餘地...

監 practical test 時,突然有幾個敝班的同學走來找我,說有事商量云云,打發了她們走後,我繼續努力地監著,但心裡就不住盤算究竟會什麼的一回事,還道是早前「洗手間事件」。

後來到了 cover playground 跟她們傾了差不多一小時,原來是她們對班中的氣氛感到不知所措,作為副班,我當然是感受到的,但內裡的真正情況我也只是靠估,但亦要在她們面前裝成一切都成竹在胸的樣子,後來跟她們再吹水就吹到其他無聊事情上,再說她們竟然說要摸我的手,看看是否很滑云云!!!後來離開時,她們又竟然說想攬住我(!)!!!

其實今日放學我可是約了舊同事 C(女)在旺角食 T,不過因為跟學生傾偈緣故,害我遲到了差不多一小時!!!不過難得她們對我如斯信任,坦白說,若果不是約了人,我是會繼續跟她們一直吹水下去的。

一日再遇上另一舊同事 S(女),巧合。

25/4/2007

四月 26, 2007

說不忙是假的,今日又是好像未曾坐在自己的位子。

一有 practical test 的日子,我的時間就突然變得很不夠用,午飯時間用了一半,放學時間用了九個字左右,之後返回座位,望著檯頭上那疊不明白為何好像從未執好的簿,功課,測驗,有壓力。

特地早了一點回家,為的是今日那一場 Suns vs Lakers,大比數勝出,好極。

24/4/2007

四月 25, 2007

忙到仆街。

我知道,我亦明白我不應該用這個形容詞,我知道和外面的工作比起上來我根本不算得上什麼仆街,但今日真的是完完全全的充滿了。

今日要上六堂,分佈在 123478 堂,即是空了 56 堂,不過今日是 form meeting,剛巧又是中了 56 堂,即是今日我由第一堂直踩至第八堂,話未說完,還是放學後的 practical test,至 16:20pm,我活像今日上了連續九堂一樣,九陽合一的境界,我今日終於第一次達到,感覺就是很仆街。

本來早間應該有午飯的時間可以休息,但因為遇著紅雨緣故,我又只好匆忙地食完我的午飯後打算好好休息一下,但跟同事 S(女)傾了不久後,又被「召」了落 office 見 Sister sign payment,在毫無準備之下我就簽了下一年的約了,對,是要先 sign payment,不過之後 Sister 也拿了一份約出來說跟我續約云云,不過看來她真的不太清楚我的情況,還以為是跟上年的一模一樣,我也有點愕然,後來她跟校長了解過後就解釋清楚了云云;也算得上是苦侯了兩年,終於都到了這一步了,對,不再是由 80g F4 紙的合約,而是一份厚花紋紙的合約,終於都叫做勉強踏了這個體制入面了,而代價就是自己又損失了一位十分好的長輩,我再沒有倚賴的理由了。

「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箴10:22)

還以為今晚會累透了,可能是今日谷得太盡緣故,整個人到了晚上仍是十分精神的。

23/4/2007

四月 24, 2007

NBA Playoff, starts!!!!!!! 

想不到今日會用了一堂左右時間跟我的另一半談了這麼久,除了我的新居,我的工作外,也有談及他退休後生活,他的女兒,和一些信仰上的問題,我會很掛念他的,真的,他是我一個很好很好的長輩;跟 WPH(男)不同,我的另一半真的有點似我一個長輩,而 WPH 就像是師傅一樣。

很慶幸在工作上都遇上了三個很好的前輩和師傅。

中二的最後一個大型節目,Looking at an ox’s eye,其實敝班也不是很差呢。

備了好些課,還是按捺不住,去了尖咀快快處理掉差餉的問題好了,說到底,四月三十就是死期,我可不能一拖再拖;順道去了 Canon 取回我的相機。

夜,累透了。

22/4/2007

四月 23, 2007

早上幹了件我認為是無聊極的事情,返學校坐了半小時便離開了。事緣是我今早要待 AYP 導師將一些單據交給我,而我亦想將早前申請了 funding 都交給他們,最後他們給了我單,但我卻沒有準備好 funding,但無論如何,我今早都需要回去一趟,不過只是覺得無聊而已。

在灣仔揀了 1st choice 和 2nd choice,再沒有的話我都不知該如何好了。

走到 IFC 看了「與神對話」(conversation with God)。

若果不是在最後的字幕打出了還有結局的話,我想大部分人都離開了,不明白,好像香港人很不喜歡看片尾的鳴謝,不但是觀眾,連職員也有趕客的心態(我明白,是因為要趕下一場嘛),以我所經驗,我遇上的戲院在片尾播工作人員名單時不趕客只有 IFC 和電影中心。

跟她和朋友 L(男)傾一些保險事宜,又是「家有嬌妻」,夠了,我知道他是很愛他老婆的了,還是老婆的訓練有素?

21/4/2007

四月 22, 2007

上晝還是放縱地一口氣看了兩集的「24」。

特地從家裡過將軍澳看看是否已經將所有窗都閂上了(有點傻瓜),之後就直接從將軍澳返藍田再轉乘小巴返教會,其實就是花了 $6.8 去看是否有閂窗。

「我等著你過來」,很留心的聽了黃師傅的一個見證;想起了很多事情,想起了三年前找工作的情況,也想起那一刻確確實實的被感動過,被重視的感覺。

我差點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