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3rd, 2007

贏輸之間

六月 3, 2007

人生如棋。

雖曰反正都是犯了法侵了權,不過我真未夠勇氣全篇轉載,you know,我不知什麼時候會被人看中之後告了上法庭。

【明報專訊】2萬多名準小學生家長的喜與悲,全繫在昨日的統一派位結果。一家人花數百萬搬到心儀學校附近、月付逾萬元上興趣班,為的是一個心儀學位;而為了一份「叩門」學位申請表,他們在校門外由天黑等到天亮。無論是否派得理想學校,首先大喊的,又是父母。在統一派位的戰場上,為人父母的選校智慧、情緒智商等,受到嚴峻考驗。

【戰敗篇】

只填1 個志願:祈禱也遲了

不少家長扭盡六壬,仍無功而回。從事建築業的方先生孤注一擲,統一派位申請表有33 個志願,他只填了喇沙小學,放棄其餘32 個志願;去年搬離大埔,於九龍塘購買數百萬豪宅,結果還是未能入讀心儀學校。他一口氣地說:「心情惡劣、焦慮、頹喪、沮喪、悲哀」,只好急急到喇沙申請候補位。

非喇沙不入拒讀直資校

誓言獨子「非喇沙不入」的方先生說,明知九龍塘區是「失望率最高的校網」,但不後悔付出的代價。「人人都是這樣做的了,因為這校網,男生只會想入一間(喇沙),女生只會想入另一間(瑪利諾)。」對購入的九龍塘居所已升值,他說︰「這些已經不再重要。」方先生為兒子報讀了一所私校,不打算讓他入讀直資學校,他解釋︰ 「給了(政府)那麼多稅,沒理由再給學費、直資費。」又說︰ 「(選擇喇沙是)我想抽獎、抽六合彩。」身為天主教徒的他笑言︰ 「現在祈禱都遲了點。」

曾要求長子留班次子未能入喇沙早於去年底,育有3 子的余先生已表露了讓所有兒子入讀喇沙的決心。去年11月小一入學自行分配學位放榜時,他向記者說,為求次子順利入讀喇沙,曾要求校方讓在喇沙就讀小六的長子留班,使兩名弟弟成為喇沙「必收生」,但遭校方拒絕。他不認為對長子不公平,因為「大家都要犧牲啦!」

昨日余先生於統一派位中心走出來,一臉惆悵,對他的朋友說︰ 「入了一間沒有填(不在志願表內)的學校。」他不願接受記者訪問,匆匆離開。

蔡先生擔心孿生子派不到油麻地天主教小學,去年從觀塘搬往該區,月花逾萬元讓兒子學習畫畫和珠心算,前天晚上更11 時開始在該校門外等候派發「叩門位」申請表,希望得到三重保險,怎料昨日獲派一間沒有選的學校, 他坦言: 「好頭痛。」

今年18%參加小一派位的學童,獲派首三志願以外的學校。

【戰勝篇】

月花逾萬培訓圓入名校夢

這一仗,歐先生一家贏得最漂亮。兩年前兒子入讀喇沙小學,今年女兒獲派瑪利諾修院學校,九龍塘豪宅又升值近200 萬元,令不少家長羡慕不已。任職升學教育中心老闆的歐先生說,得知女兒憑派位獲得第一志願,既意外又開心。歐家兩年前從青衣搬至九龍塘廣播道豪宅,已成功令長子入讀喇沙小學,現在讀小二。除了子女入讀名校,歐先生收入也有進帳。他說,青衣單位放盤時已賺得數十萬,現時居住的九龍塘豪宅,也升值100 至200 萬元。培訓子女費用不菲,歐太說︰ 「一對子女,學英文、彈琴、畫畫、跳舞及踢波,每月花費萬多兩萬元,個個月都要開票。」話雖如此,她說女兒入讀小學後,要參加更多興趣班。

大屋搬小屋成功入喇沙

昨日統一派位中心9 時半才放榜,九龍塘名校區的統一派位中心早已有不少家長等候,當中不乏搬屋「湊效」例子。育有一對子女的陳太,同樣以搬家方式成功令長子入讀喇沙。她說,去年特意搬離將軍澳千呎豪宅,到九龍塘租住700 多方呎的房子,月租萬多元,以將軍澳舊居的租金來支付。不過,陳太並未完全「上岸」,3 歲的幼女還未升讀小學,在女兒入讀瑪利諾修院學校前,全家可能仍要留守九龍塘。

「無論派得好不好,作為媽咪,都會支持他。」沈太在放榜前做好到喇沙申請候補位的準備,放榜後卻說: 「我們做了10 多份個人學習檔案,打算用來『叩門』,現在不用了。」因兒子獲派首志願,順利成為「喇沙仔」,之前報讀的7、8 所私校或直資學校,都派不上用場。問及準備兒子入學是否辛苦,她說: 「將來社會競爭激烈,家長有責任為子女付出。」

今年82%參加小一派位的學童獲派首三志願學校,將在自行分配學位及統一派位階段獲得首三志願的兒童數目一併計算,整體滿意率是91.5%。

若我是方先生,我會早點祈禱,對了,現在祈禱也太遲了。

若我是余先生,我應該早點打斷我長子的腿,讓他上年不能上學不能畢業,好讓他犧牲一年讓兩個弟弟入讀喇小。

若我是蔡先生,我會跟兒子說,算了吧,你還是下年再考多一次升小試吧。

若我是歐先生,我會立即打斷自己的腿退休,反正我已經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死而無憾。

麻煩 EMB先救救我們這班可憐的家長吧,不用搞什麼教改,把這班家長統統捉去洗腦吧,我已經害怕得每年多看這些報導後,到了我自己身為人父時會他們更變本加厲。

伸延閱讀:司南地:<Kevin Ko,你好!——教育期望的落差>

廣告

2/6/2007

六月 3, 2007

上晝的羽毛球約會,基本上是被人放飛機放得頭昏腦脹,幸好我沒有再 book 多一個球場,否則五個人打兩個鐘兩個場是會死的,我是認真的;原來是十人到最後有一半成員各有要事,我實在沒有話好說,也不好意思去批評什麼人了。

查經,自己仍然是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態去查,自己領受的,也不敢說組員也會有同樣的領受,但總之大家又多看了一卷聖經。

跟組員在大盛食飯,也順道替組員食蛇(男)預祝他的生日;太多的壽司,不能品嚐其他食物實在有點可惜,但不能否認它的八吋長三文魚壽司是很難令人不多點的。

夜,發現了一件十分震驚的事情,我今夜可要跟一條四腳蛇共渡了,原本是在飯廳的牠不知何解走進了我的睡房,找不著尋不見,今晚我要跟牠同眠了,只要牠不爬過我的身體便已經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