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2009

很明顯,我是偷懶沒有返聯崇的。

下晝著弟兄J陪我到中大聽一次briefing,當牧師說「在座的都是一雙一對」時,我可有點尷尬,環顧整個教堂,好像只有我這「一對」是兩個男的。

再聽一次,確認我的婚禮前後都沒有其他婚禮,和細心地找了好幾個外境拍照位置,總算對教堂的環節多了一點概念。

夜,我終於都鼓起了最大的勇氣,按下了send這按鈕,意味著我終於也使出我的最後殺著,拖了接近兩個星期的事情始終都要來個終結的,希望我的做法是沒有錯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