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0 年 02 月

27/2/2010

二月 28, 2010

很明顯,因昨晚的夜睡關係,本來九成痊癒的現在降至七成多八成,很不化算。

沒有回家跟老媽飲茶,終於拖呀拖的至到差不多兩點多才起動吃午飯。

或許是狀態很不佳,本來上一樓開小組的卻走錯了上二樓,還覺得怎麼歡姑娘這樣大聲連一樓都聽到。

夜,到了導師家裡拜年,跟兩個小朋友玩了一陣,相信他們兩兄弟今晚應該會發惡夢的了;下年如果連她,姊妹Y,弟兄M和女友也來的話,那裡可以有一張二十二人的大檯呢?

幾次都是在感冒的情況下喝酒,看來我真的有點神智不清了。

廣告

26/2/2010

二月 27, 2010

重回正軌。

除了不夠氣之外,感覺也算良好;看來今次這病真的傷了元氣,通知真的要大病一場我才會有「元氣不足」的情況,今趟可真的把我打垮了。

回家執這執那,有時候也覺得真的很不夠considerate,傷上加傷。

她的大學同學到訪拜年,單是玩facebook測試朋友的認識程度也玩了一大餐,最後差不多搞到十二點才離開。

25/2/2010

二月 25, 2010

相隔半年左右,我也再次post上新一篇的entry了,不知還有多少朋友記得這地方呢。

一直以來,我都很怕病的,除了浪費金錢浪費時間外,最要命的還是病的時候那種折磨人心的疼痛;自從畢業之後,我都很少遇上這一種感冒,想不到十年之後,我以為自己的體格已經可以應付到這些病毒的時候,原來病毒已經悄悄地把我打倒了。

發燒,疼痛,沒胃口,想嘔,差不多可以找的病徵都出來了,最要命的還是那種「沒有希望」的感覺。

第一次食黃海清的藥,沒有效,看醫生再食藥,好了一點點,想不到四個小時藥力過後又再一次把我折磨,最後迫不得已地凌晨三點跑出去法國醫院看門診,一來一回就花了個半小時...幸好打了一支針後,感覺良好得多了。

有時候我也會懷疑,若果不是結了婚了後有了她在身邊的照顧,今次我會如何處理呢,看來我應該會有很多機會都會自己一個人捱過,當然,在沒有人在身邊幫忙時,唯一可以倚靠的便只有自己了。

總算在二十四小時後,我勉強的叫做痊癒了,下次我再也不敢懶穿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