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別人閑想’ Category

人在變

六月 9, 2009

今夜跟一個中七的同學MSN,這位同學是我第一年到學校時教的中三學生,本性善良,也很努力讀書,突然她跟我說了這一段:

sal

原來這些日子我真的在變嗎?

事實是,我是跟黃師傅「偷師」的,每次在教會見到師傅,他都會很親切的問侯一下我,簡單一句「你好嗎」也覺得很親切,於是,我偷了這一招,有時候見到學生都會以「溫柔親切」的語氣的問她們「你好嗎,中x辛苦嗎」,可能她們也容易感受到我的關心吧。

我得承認,我是跟高年級同學比較傾得來,始終年紀大一點,閱歷多一點,思想也成熟一點,我相信跟她們更易能產生共鳴多一點。

廣告

我命由天不由我

七月 13, 2008

近日心情麻麻,主要是下年度的工作問題。

早前中三開會決定分班,當然,知道將會教其中一班的我會立即追問有關同事,看看下年度的學生情況,萬料不到的是如斯惡劣!

一直以來學校都有兩班理科班,一班4X是皇中之皇,幾乎包攬全級的頭四十名,而另一班4Y也是不差,差不多是包攬了全級的4190名,基本上也是十分不錯的了;但一翻開下年度的名單,我是幾乎吐血身亡的,有好些是全級130名左右,而更要命的是,有好些學生中三的Physics是肥佬的(當然拉curve後合格了),去到這地步,我已經是信心全失的了,不要說保著學校一直以來大約的70% credit rate,單是能否保得住100% pass也是一大難題,叫我如何逆轉乾坤!?

自由大X晒

二月 14, 2008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事實上我對於事件的主角們都沒有太大的意見,說到底只是兩個成年人都你情我願的情況下把自家的歡愉時刻拍下來,並不是打算要將這些照片或短片公諸於世,在道理上,至少,我並不認為他們有犯錯。或者,站在道德的層面上,他們是做了羞恥的事情,但他們只是對自己交代而已,與人何干。

整件事情就教訓就是很簡單,要好好的管理個人電腦,不要裝什麼老翻的防毒軟件,每年只是百多塊錢,為了自己的心頭好也不要吝惜這些金錢吧,電腦有問題嗎,應該一早把所有重要的檔案先做備份(backup),寧可把整隻硬碟磁化了,也不要讓人有機會找到硬碟中最深處的秘密。

轉載:蘋果日報社評12/2/2008

蘋論︰淫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

阿嬌終於站出來面對傳媒與公眾了。她是遲早一定要出來的,因為她不會願意放棄她的演藝事業,她所屬的公司也不想放棄這隻生金蛋的鵝。她說,她以前很天真很儍,但現在已長大了。短短幾句話,她沒有承認做錯過甚麼,但實際上已承認淫照不是移花接木的合成照了。

事實上,阿嬌以前並不天真,並不儍,她的天真無邪的小天使形象,是假扮出來的。她前年在偷拍事件後痛哭流涕,表示以後無顏面對視她為偶像的小朋友。她有一次 看到兩個影星接吻,表示很惡心,說自己不會這樣做。她出席由大衞城文化中心主辦的「貞潔校園開學禮」,明確表示拒絕婚前性行為。她說這些話的時候(06 年),同時在拍淫照。本報留言網中,有人說:「大家鄙視的不是你的放蕩,而是你的虛偽。」

這句話可說一語中的。事實上,虛偽的不僅是阿嬌一 人,而是她所屬的英皇娛樂集團,這集團在淫照曝光的第一天,即聲明這些照片是「不法分子」用「移花接木的手法製造」的,並即時報警。虛偽的還有演藝人協 會,這個協會在前年阿嬌被偷拍背部的事件中,表現出群情洶湧,面對這次的淫照風暴卻說「不單是娛樂圈的悲哀,亦是香港人的悲哀」。但除了悲君亦自悲、深恐 自己的私隱也被曝光的演藝人,除了淫照涉及的藝人,絕大多數香港人在此淫照事件中有何悲哀?娛樂圈個別人的悲哀,何以要拉香港人下水陪着一路哭呢?

偽的還有警方。未經淫審處對淫照作裁定,警方已拘捕發放一張淫照的網民鍾亦天,並要未經審訊就關押他八個星期。明明是警方為阻嚇網民流傳淫照的行動,卻又 妄言鍾亦天另涉詐騙案,因兩宗不相干案件遭還柙,實前所未聞。這是執法的虛偽。警務處長鄧竟成自行「釋法」,宣稱藏有淫照「意圖發放」也違法,警方的阻嚇 意圖更為明顯。

警方的虛偽還在於早已知道淫照的源頭是陳冠希的電腦,還要到處找源頭。為甚麼不直接傳訊陳冠希,要求他交代事件,看淫照是偷拍還是被拍者知情下所拍?淫照曾交給甚麼人?怎樣流傳出去?已知源頭卻不找源頭,反而「周街拉人」,更顯示警方執法不公而偽善。

偽的還有部份傳媒。它們打着道德的旗號,不但批評藏有淫照,觀看淫照者,甚至還批評報道淫照風暴的傳媒,指摘刊登經過剪裁的照片。揭發事實真相,應是傳媒 的本份。尤其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或打扮成純情小天使的藝人,揭發他們的真面目正是為那些被偶像愚弄的Fans敲響警鐘,告訴他們這些人的虛偽本性,使他 們醒悟。

淫照風暴牽引出社會上的種種虛偽,很可能是促使「奇拿」在每一個虛偽表現之後發放更多淫照,並不斷使淫照尺度升級的原因之一。淫照 風暴告訴我們,有些人認為,只要關起門來,只要不被人知道,或只要沒有具體的事實(照片)呈現在公眾面前,是甚麼髒事都可以做的,是甚麼謊話都可以說的, 是甚麼虛偽的姿態都可以擺出來的。

虛偽是甚麼?法律上的虛偽陳述,指的是用語言或行為作出已知與事實不符的任何表示,通俗地說,是指一些使人誤解或欺騙性的陳述。淫照風暴所帶來的一系列虛偽言行,使人渾然覺得香港已成了一個虛偽城市。

幸而仍有清醒的、堅持揭示真相的傳媒。幸而有網民,特別是前天向虛偽的警方抗議的示威網民。

我不明白,有那個成年人還會天真地以為偶像真的是純情得可以,我不明白,偶像賣弄的型像跟現實生活的不同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要錯到每天被人用放大鏡不斷地評頭品足,甚至乎要向公眾道歉,他們究竟犯了什麼錯,他們犯的錯究竟對這個社會有什麼影響?道德淪亡?不是全世界都已經知道的事實了嗎,為什麼已經是淪為「低道德層次的公眾」還是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大聲高叫道德淪亡。

我更不明白的是,一份已經是眾人已知的「低層次高銷量」報紙還可以大聲在社評裡說揭露虛偽。

你沒有資格。

PS:在女主角露面的同日,這機構的另一份週刊立即刊登了短片的內容*,這是「道德審判」,還是要把主角的剩餘價值搾乾至一乾二淨才肯放手。

PS2:我沒有用上「受害人」的稱號,只是迎合了大眾不接納的形象,但無論如何,我還是覺得無論他們做錯什麼都好(或是沒有做錯什麼),被傳媒如此「赤裸裸」地報導都是受害人的特徵。

PS3:我開始懷疑辦傳媒的人都是沒有老豆老母,他們不知道主角的家人會有何感受。

PS4:什麼叫鞭骨?看看這篇好天真好傻之後,真的很中

*:後來翻查資料,才發覺這份週刊是在女主角露面後一天才出版的(15/2/2008)

現實夢境穿插–魔法奇緣

二月 14, 2008

童話故事的公主流落至現實世界,到達現實世界後她才發覺現實的殘酷,在童話世界的「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愉快的日子」原來只是一廂情願,原來愛情不是一剎那的光輝就是永恆,原來愛情是需要了解,需要溝通。

現實世界的主人翁巧遇落荒的童話公主,在現實世界的種種在公主眼中看來都是奇怪異事,在他眼中要理性處理的感情也敵不過一束簡單的鮮花和小心意。

故事的結局就是主角跟公主在現實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而從童話世界跑來的笨王子嘛...也跟主角的女友在童話世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好像每年我都會看到一套很精彩的愛情電影,今年也不例外,「魔法奇緣」就是如此簡單;每每情侶在感情萌芽時急於開始,對於雙方其實了解不深,溝通也是不足,但就為了一剎那的激情,和帶著電視電影的「教導」,我們就是這樣不斷製造著錯配的苦果。

到真正走在一起,又認為每件事都要斤斤計較,每件事都要詳細計畫,往往就忽略了身邊人的感受,那怕只是一句簡單的問侯,一件簡單的玩意,我們都會吝惜,就是所謂都市人的性格,又製造了一對又一對的錯配。

情人節快樂。

08 期待

一月 2, 2008

零七看的電影不多,好些鐵了心腸要看的電影還是沒看,零八的超期待電影:

Tim Burton + Johnny “Depp Sweeney Todd: 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

sweeney_todd_desktop_lg_2.jpg

據聞此片極度血腥,極度期待。

The Dark Knight

onesheet.jpg

其實自己對此片不太期望,不過隨著電影 trailer 的出現,小丑的出現,令我突然對 dark knight 抱有不小期待。

日記

十月 21, 2007

近日我少了花時間去處理我的日記,不容否認,搬了家後的時間變得不夠用,每日回家還要來回舊居的確花時間,而且,近期還有一個很壞的習慣:看電視,若不是第二日有中四堂,基本上我都會乖乖的坐在電視機前面一個小時的;不過(可幸的是)近來情況應該會有改善的了,因為九點半的「通天幹探」真的很不吸引,劇情緩慢得很,很悶。

希望日後可以好好的處理我的日記,否則就會像之前十月頭的幾篇日記不了了之一樣,實在我的 RAM 已經開始隨著年紀的增長而慢慢衰退下來,總不能還記得兩個星期前發生的每一件事。

有感

八月 14, 2007

突然,我感到我愈來愈討厭劉遵義,覺得他和李國章都是同一類人,假.大.空。

所謂國際化的大學,並不是將舊有的建築物都拆掉,再建做更高更漂亮的,所謂國際化,並不是將有人情味的食堂都解決掉,換來更有規模的集團式經營者。

我知,我沒有菜遠牛米食不是劉遵義的意思,但不多不少,我總覺得他也有很直接的關係令我沒有了菜遠牛米食的。

他似乎已經打過了美好的一仗

六月 20, 2007

前言: 

筆者絕非正人君子,這篇文章的目的明顯地就是藉羅太下台,再對二人落井下石之作。

終告塵埃落定。

五年時光,阿瑟王李局長終於到達了人生的加時階段(筆者不敢輕言局長已經打完呢場波,但明顯,他的下半場已經打完,問題只在於會否還有加時打),風光地從中大校長過渡至接手教統局局長一職,李局長似乎已經打過美好的一仗(可惜他不是保羅),只是這一仗他可受創不輕。

一點也不輕。

老師對他可說恨上加恨(包括筆者),說穿了,不外乎是他那副唯我獨尊的嘴面,和這五年以來教改帶來的慘烈景況;筆者還待在中大時,李局長也曾是筆者的校長,當年第一日到聯合報到聽見他在 UCG 中大談中大的鴻圖大計時,筆者也著實為他的言論而感到一團莫名的興奮,對,他的言論就是如斯動聽,至少對於年少無知的人是對的;之後數年局長曾與中大學生會鬧得十分不愉快,而那時候,筆者也真實地看清這位「假.大.空」的校長。

滿.口.謊.言.

筆者坦言,對於李局長的離去是沒有一絲可惜的,但對於這位惹火尤物,筆者卻感到一點政治的悲哀。

自從曾特首上任後,可以看見這位局長的民望是以插水式的方式下跌和在最低點徘徊不退的,也可以預見到當曾特首繼任時,李局長是百份之百「冇得留低」,至少是作為新政府對「民意」的一點回應。但想不到的是,在離開教統局前的一刻,竟爾發生了教院風波,無可否認,這場風波終究成為李局長的「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原本大可風光離去的李局長,最後只落得一個近乎喪家犬的下場,對於曾為政府打生打死的李局長來說,應該是感到不是味兒。

但最後,筆者的關心是,雖然李局長是「黯然離去」,但曾為政府打生打死(行先死先都企出黎撐),究竟曾特首會否在背後暗助李局長(的家族)一把,以作為慰勞這位阿瑟王的最後禮物。

(他似乎已經打過了美好的一仗之一 )

我也想要...

六月 5, 2007

我很想要他那對 SPEAKER,好讓我對 EMB 大聲的咆哮!

我更想這位師太幫我祈個福,用支塵拂打走晒 D 怨氣。

未曾忘記

六月 5, 2007

不知道你忘記了沒有。

經濟低迷,大家努力工作,心裡害怕被栽,你忘記了沒有?

經濟起飛,大家努力搵工,心裡害怕遲人一步,賺少一萬幾千,你忘記了沒有?

他說沒有屠城,你忘記了沒有?

我不敢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