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別傻別問’ Category

吹脹

四月 27, 2007

睇武神都有好多年,不過近黎武神愈黎愈低能,睇到呢格我真係 X 一聲笑左出黎。

肥老師,你好野,個「猥」字用得真係好。

lord2.jpg

廣告

離不開,是那複雜的關係

一月 31, 2007

這兩三年來,自問在工作上也總算發揮不錯,很少會有轉換環境的念頭,除了第一年不適應不良之外,基本上我都認為自己會在這地方工作至我退休為止,朋友也勸我難得有一個如斯穩定的環境,不要輕易求去,但近期,想轉換環境的心態又蠢蠢欲動。

通常工作途中求去往往離不開兩個原因:錢和環境;商業世界,一跳槽薪金也著實增加不少,所以在商業世界,不跳槽的人才奇怪!然,在學校這個環境,若果不是直資或私校的話,一般薪酬都是跟從政府的,即使跳槽多次也好,薪金也只會隨你的年資改變,所以通常求去的多數都是因為工作環境不愉快,可能是學生,可能是校政,或可能是人事;而我,近期的確是為著人事而感煩惱。

工作了接近三年,看似甚麼都有,又卻是甚麼都沒有,看似事事順利,又卻是事事未必如意,想像自己不會擠身入任何權力鬥爭,或任何一個小圈子,但事實又卻是麻煩總會找上門;有時候,望著自己孑然一身,都不知是自己性格使然,還是環境做成,自己都不是一個懂得跟別人相處的人,或者我應該參考朋友 H(男),他也是在學校裡過著比我更孤獨的生活,但是日子難過天天過。

參考閱讀

司南地:小圈子文化 — 由香港工作說起

說在後面:寫給自己童年的信

八月 20, 2006

這封「寫給自己童年的信」的對象當然是自己,但朋友們可知道這封是寫給中幾的我。 

事隔一星期後的今日再看一次,總覺得猶有不足,或者總想再跟自己的過去再說多一點,但靈感既然在當日湧現了,我也不好將它再修改了罷。老實說,「寫給自己童年的信」一半是認真,一半是胡鬧,但內容卻是千真萬確,半點也不假。在寫「寫給自己童年的信」時,實實在在也想起了很多過去的人和事,但更遺憾的是,人的記憶實在有限得很,原來很多記憶都在歲月中偷偷的溜走了;是想刻意忘記卻怎也忘不了,或是拼命尋找的記憶卻又找不著。

問心,若果真的有機會寫「給自己童年的信」,看似有很多東西應該要說,但實在又好像只有一件事想說:很想告誡自己要珍惜;十六個寒暑過去了,原來失去了很多珍貴的回憶,失去的原因,不外乎是「不懂珍惜」,原來,開心好,不開心也好,就是喜怒哀樂構成了複雜的一生;今日看來,開心的事當然值得再三回味,不開心的事原來也很值得回味,會笑自己很傻;為了一段不可能的單戀流過淚,為了一段不會知道的暗戀而苦惱,也為了一些無聊的事情白不開心,也為了一些自己不喜歡的同學而把班相的某些頭用 marker 塗走了;今日看來,原來佔據了我中學生涯很重要的位置。

原來我很感激 blog,因為它讓我有機會將一些快要失去的記憶留了下來。

受保護的文章:寫給自己童年的信

八月 20, 2006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休息一下

八月 15, 2006

寫了 blog 一段時間,有點兒累,有時總覺得腦裡有很多東西想寫,想說,但偏偏落筆後不久,就發覺再也寫不下去,好像突然沒有了靈感一樣;而且,我也覺得寫 blog 是有 quota 的,昨日寫了一篇滿意的,今日便活像塞屎渠般,想呀想呀想呀,就是怎也寫不出。

我想,人總要休息的,腦袋也一樣,休息一下吧。

現實與幻想之間

七月 23, 2006

一直都對於自己的 blog 有正經和不正經的主題感到困擾,因為縱觀網路上的各 blogger,多數都是很統一式的 blog,或那些很蠢的日記式 xanga,很少人像我這般,blog 不似 blog,日記不似日記,卻又偏偏霸佔著 blog 的一個空間;什麼是正經或不正經的主題,正經的就那些談談現實,作一些所謂(或無謂)分析的文章,不正經的就是我那些所謂的日記(事實上我也十分想寫一些十分不正經的文章,但不太正經的我又寫不出不正經的文章,恐怕變相寫了黃色的文章);一直都想將兩個不同範疇的文章分別存放於不同的空間,但又覺得十分無聊和愚蠢,於是乎,只好像現在的景況:「大雜燴」,什麼都有。

別問我是如何分類,總之「別人生活」就是我無謂至極的日記,「別人閑想」就是所謂正經的文章,「別無他神」就是我跟上帝相處見證式的文章,「別傻別問」就是現在這篇不知在說什麼,但又好似很感性,不知何時會再感性起來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