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6 年 04 月

好耐冇見

四月 30, 2006

原文載於 Life is always interesting

跟朋友們說我會去看倫永亮演唱會時,大家都慷慨地給予我一個奇怪的眼神:帶點訝異的眼神,之後再加上「哎呀,可以睇得出你有幾大喇」的一句評語(還有「呵呵呵呵」)。

大約中三左右那段時候發覺喜歡聽倫永亮的歌,不是十分特別,只是在那段自己還以為陷於單戀人生的我覺得曲和詞都頗合心意罷(多數倫永亮的歌都會配搭上林振強的詞),之後當然沒有特色的人遇上這個有特色的樂壇,被淘汰也是遲早的事,最後在「第二生」這隻大碟之後,倫永亮再沒有新的專輯,也沒有新的消息,除了在報章上偶聞他為某某的演唱會作監制外。

之後大約兩年前,他與林憶蓮合作的 Sandy X Anthony X HKPO 的演唱會,我二話不說就買了門票入場觀看,到此為止,我都認為那次是一次極成功,也是極出色的演唱會;之後今年年初聽聞倫永亮會開個唱,到四月左右時知道門票開始公開發售時,我便暗裡認為這次應該是一場沒有什麼人看的演唱會,也是這個原因我遲遲未肯買票進場。

之後和朋友 T(女)在網路上閒談,她問我可有興趣會進場看倫永亮,當時答她未必,之後想了一想後,我還是說了會,因為我不知道這次之後他會否再有機會舉辦個人演唱會。

昨夜進場時,我還跟朋友 S(男)打賭會否有七成滿,事實是大約九成滿,只是開三面台(個人對三面台是情有獨鐘的,至少感覺上是一個尊重觀眾的做法);離場時,我對是次演唱會的評價只是不錯,至少在明知不會爆滿的情況下,倫永亮也做足了可以做的一切,而的確,一些重量級的嘉賓也著實帶起了一段又一段的小高潮,而當中令我感意外的嘉賓就是呂方。

一見呂方,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好耐冇見」,之後再想一想,為何我會有「好耐冇見」的感覺(就像在街上撞到識了很多年但又沒有什麼聯絡的朋友一樣,那句經典的開場白),至少如果我看見某一些失蹤已久的歌手時我不會有這種感覺,再細一下呂方,才「驚覺」他的樣貌是那麼的平凡,平凡到一個地步你絕對不會留意他,即使他是知名人士你也不會認得他的樣子,就像路邊的電燈柱一般,每天你都見到電燈柱,但你從不會注意它,到了一天突然街上沒有電燈柱你才會知道「乜呢度有支電燈柱咩?」。

平凡不是罪,不過在這個富特色的樂壇,想單靠一副平凡的面孔殺出一條血路,那可真是要血灑滿途才有機會。

廣告

理想婚宴

四月 22, 2006

原文載於 Life is always interesting 

朋友 L 今年秋冬之際將成為「老襯」,作為多年朋友的我當然為他高興;夜裡在網絡間閒談問他準備如何,L 只是輕描淡寫的略提一二,對於 L 我絕不擔心,他絕對是一個 “marriable" 的男子,穩定工作高收入不在話下,為人聰明幽默,有遠見絕對是女孩子的不二之選。

這三數年間擔任老表朋友伴郎或兄弟的次數都略有經驗,或參加朋友的婚宴也著實不少,回頭一看,發覺一個理想的婚宴可說不多,嚴苛一點說,每個婚宴其都是一個又一個的倒模,開始時例牌的 powerpoint 式二人的小時生活照,再到二人一起的生活照等,之後又是例牌的新人進場,祝酒,晚宴開始,中場的玩新郎新娘遊戲說穿了還不是純粹娛樂兄弟姊妹的一些「樂而不淫」*的玩意,兄弟姊妹玩得過癮,台下的親朋戚友卻甚感無聊,最後逐檯祝酒拍照和送客的動作,說穿了,還不是「自己友」圍在一起大吃一餐而矣,試問有多少人真的會將新人的小禮物帶回家;好運的,遇上一間不俗的酒店酒樓,總算大家認為今餐是「物有所值」,不幸的,遇上一間招呼不周,菜式不甚好的酒店酒樓,大家離開時還不是罵聲四起,所以說,一個理想的婚宴是不容易搞的。

在筆者而言,一個婚宴的理想圍數應該不多於十圍,請的都是兩家的親戚便足夠,既滿足了老一輩的傳統,也免卻了這一代的一些麻煩,十圍以內,都是自己兩家的親戚,既溫馨又顧及老人家的面子;至於朋友方面,另外再約時間出來相聚食飯來得更實際,更顯出朋友的重要性;只是,看來這些「突破性」的婚宴都不會在這數年間出現,要搞一個理想婚宴,看來要等到下一代才能實現了。

*:幸好筆者多次婚宴上未曾遇上「淫而不樂」的遊戲,否則可大件事了

後記:從來筆者都認為婚禮的重要性絕對比婚宴更強,婚禮的那份「神聖」和「萌約」是一份承諾中最認真最重要的一環,如何搞一個讓來賓都感到這份莊嚴的婚宴,絕不是只是在教堂行禮便是;「參考」了不少在婚姻註冊處和教堂(基督教)的婚禮,筆者將在不久的將來有幸「參考」一個天主教的婚禮,也可以讓筆者一看會否有讓人更感動的婚禮。

原來我可以

四月 18, 2006

原文載於 Life is always interesting

自問不是懂得講價的人,除了不懂外,面皮簿也是一個原因,我總覺得講價就像貪小便宜一樣,而且我還單純地相信,既然已經定了價錢,就應該是鐵價不二了,何苦要像分手的情侶還要苦苦痴纏呢。

兩年隻身到了澳洲一逛,在離開悉尼前兩三天,跟朋友 L(男)到了唐人街附近的一間樓上鋪買羊脂膏作手信,買後我被 L 狠狠地教訓了一頓,說為什麼當不講價云云,而且當時老闆已經擺明讓我還價云云,可憐的我到了那時才知原來有這樣還價的意義。

之後在某雜誌看了有關近期或將來會頗流行的 HDTV,而當中除了介紹那款比較好外,也介紹了如何講價,令我心動的是,原來在某些大型連鎖電器店也有價講的!而且,折扣也可以高達 6 成!!!一部原本二萬多的電視,可以講至萬多元,減幅可謂不小。

於是,學習過後,總需要應用一下,今日在某電器鋪買電話時,也隨口說了一句「如果買埋 hand free 有冇得平 D?」於是乎,價錢也略略下調了少許,不多,但原來我可以!!!

對了,最後的新電話是 Nokia 1110,是那款不甚漂亮的黑白芒電話,選擇它只是純粹我對黑白芒的偏愛,和夠 cheap 的原因。
之後再在同一店舖內買了一塊濾鏡,也嘗試講價,最後失敗,只是這位伯伯態度也不是十分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