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7 年 07 月

30/7/2007

七月 31, 2007

首先是將睡房裡一箱冬天衫都執了入衣櫃,其實花的時間不多,一個小時都不用,但不明白之前為何總像老鼠拉龜般的無從入手。

終於的起心肝去將房裡的漫畫都執好了,最後決定是將舊版(即海豹版)叮噹和牛仔,還有我的風雲小說都入了 A4 箱,主要是它們都不會是我「有機會翻看」的書籍,而且有很大機會在將來會是首先犧牲的一批,既然如此,就不如早點讓它們入箱為安好了,好讓我將來可以輕輕鬆鬆地將它們都處理掉。

繼續我的「尋找拖板的故事」,仍然是無著落。

之前買了一支「松節水」,主要是想清理了玻璃窗的水漬,經過一番努力仍然是失敗,看來那些水漬應該是「蝕」了入玻璃,無論我用什麼都應該不能清除了,不過反而松節水卻幫我將玻璃窗邊的黑色漬都清除了,有趣。

廣告

29/7/2007

七月 30, 2007

今早要回老家幫手執拾,他們也差不多準備好了。倒是我的家還未完全 ready。

還是要將 wireless 的盒子放入房才能有 80% 的接收率,真討厭。

我還未決定要買 IKEA 那張餐檯,其實心裡已經十分滿意的了,但若不是八月 IKEA 會有新一季的傢俱推出的話,我一早就落了 order 買了。

執了一天東西後,整個人都散了一般。

28/7/2007

七月 29, 2007

正式表演,但我今早忘記了(或者是有心故意)要出席綵排,算了吧。

其實最主要原因是因為今早同事 J(男)可以上來幫手 set wireless,終於完成了,終於可以裝電腦搬回入書房了。

在音響房跟同事 C(女)談起,若果學生是能夠學到東西的話,辛苦也是值得,但看來她們都學不到什麼東西,因為在籌備過程當中她們只是付出了很少,很大部分的過程都需要老師的監督,舉個例子,同事 C 是有份負責 mc 部分,她提到當她不在場時,學生根本沒有做過什麼,每次總要老師在場她們才會自動自覺的度橋,看來,這班學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突然想起以前參加的 joint-U X’mas party,不知她們在大學時會否夠能力主理一個如斯大型的節目。

我還是找不到一個一開十的拖板,真麻煩。

27/7/2007

七月 28, 2007

一早起身又是繼續清潔和執拾,其實進度十分不大,除了天氣熱外,我真的有點累,累得不想再動腦筋想想該如何執拾。

下晝是 music concert 的綵排,之前到了石硤尾食飯,之後到了影印開的店鋪影了一份那些什麼名師筆記,之後更問老闆要了兩個 A4 紙盒。綵排,悶透了,簡直嚴重 over-run 呀!!!

之後約了同事 J(男)到我家幫手裝 wireless,搞了一大輪,竟然不能 detect USB reciever!!!天呀,為什麼會這樣子的?

夜,同事 J 來電,說他已經找到了解決方法,太好了。

26/7/2007

七月 28, 2007

一個人住的第二天。

睡得不好,一來真的有點不慣,二來是我一個想也想不到的原因:熱,自問不怕熱的我,昨夜輾轉反側下,終於忍受不了要開冷氣了,第三個原因也是我不能想像,我想我可能被騙了,因為睡房的窗簾遮光能力十分弱,六點多醒過來,我還以為已經是九點幾!!!

坐在書檯食早餐,又回到我宿舍的生活了。

繼續執拾,下晝走到九龍灣看看會否有合適的洗衣籃,最後還是回到調景嶺買,不過家下的日本 city 和附近屋村商場的日本 city 真的有不同價錢,同一個洗衣籃在樓下買是 $39,但另一邊卻是  $22.9!!!真可惡。

25/7/2007

七月 26, 2007

一個人住的第一天。

對,我終於都搬入去了。

多謝弟兄 R 和 S 的仗義相助,尤其 R,訪韓回來不久,今早還要去消防作體能測試也特地來到幫手搬東西,真是不可多得的好弟兄。

其實搬運的過程也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叫了一架雞記作運輸,很感恩的這架雞記也能容納我那張六尺三的床褥,而且價錢還只是 $51!十分便宜。

最頭痛的還是一屋都是紙皮箱,其實不算多,只是大約兩個大箱,兩個細箱罷了,而且 R 和 S 都說我真的沒有太多東西,只是一地都是箱,頭又痕了。

大致執好了後,又要將從舊屋借回來的手推車交還回去,由於它太重緣故,我還是搭的士回去好了,不過價錢(相對地)十分昂貴,因為要放車尾箱緣故,價錢是 $39!!!

跟她在新居樓下的一間新酒樓食夜飯,當作是入伙酒好了,其實這酒樓的質素真的麻麻地...

24/7/2007

七月 25, 2007

今日的工作就是將那批珍藏已久的漫畫,牛仔呀,叮噹(海豹版和文傳版),金田一,IS’,足小等都入箱,不過愈執愈頭痕,因為數量太多,若果只用大紙盒的話,明顯地我是無論如何都拎不起的了,後來老媽問了搬屋公司那邊要了一些細紙盒,情況雖然好不了多少,不過若果我只裝滿一半左右的話,已經是我可以拎得起的範圍內了,而且,感覺也不是太浪費。

約了中學同學 H(男)食飯,這傢伙...今次見他又瘦了,還竟然可以維持在大約百二磅左右,我怎樣也只是極力維持百三磅不變而已。

本來打算入中大溫書的,不過我還是上了 UC 看了一套電影。

一日間突然有了二十二萬英磅,大約二百多三百萬港幣吧,原諒我,我不是一個很好數口的人,到底我會如何使用它呢,而問題是這批錢是有限期的,在不能被人知的情況下,兩個十來歲的兄弟會如何處理這筆錢呢,很有趣,雖然兄長盡力揮霍,但似乎都不太能夠花得很多,反而弟弟為實現聖人(Siant) 的教誨,努力地將錢分給「窮人」,well,這個窮人的定義是,若果他問你是否窮人時,你只要答「是」便算了。

到頭來,那二十二萬磅究竟做了些什麼?

億萬少年(Millions)

順道續了我的中大圖書証,坦白說,交費時覺得十分心痛的,borrowers 要每年 $100 年費,比較之下,也顯得中大特別小氣,看看這個比較:

港大:按金 $500,不過若是港大東亞金咭則豁免,只需每三年去做一次手續,即是只要擁有港大東亞金咭,就可以以 $30 做一張圖書証並可以借走 multi-media 的物品

中大:每張 $50,中大恆生金咭就需 $30,若是 borrowers,每年需繳交 $100,三年續一次,即是說每三年就需要 $330!!!

23/7/2007

七月 24, 2007

大暑,我都不明白為何我還能夠留在家中那麼久的。

愈執愈驚,因為每次執完都覺得應該差不多將所有東西都執好時,又發覺原來還有很多東西還未入箱!

愈執愈累,現在每次在執屋時都覺得有點「無力」感,望著一檯面的東西和文件,實在提不起勁去處理它們,每次都要花我不少時間去搞妥,很煩啊!始終,同一件工作作了這麼久真的是有累。

終於都訂了梳化,來不及八月前送到,八月中打後吧,待我回港和老爸老媽都搬走了後才送來好了。

22/7/2007

七月 23, 2007

一早,老爸和老媽都在努力執拾,難怪的,他們八月一號便會搬了,現在開始執,應該只是剛剛好吧。不過,可以預見的是,他們會在執拾的過程中頗多爭吵,老媽是一個喜歡說不喜歡做的人,而且她太多意見了,而老爸則是一個總認為他做的一切都是對的人,而我嘛,可以說是學活了生存在這夾縫中的人,即是不作聲。

看了頗期待的「男兒本色」,也是港片久違了的硬橋硬馬成龍式的動作片(我知道,之前還有一套叫「新警察故事」和「殺.破.狼」的電影),不能否認,吳京的身手著實了得,是有型兼有實際,個人最喜歡就是余文樂在九龍灣「偶遇」吳京那一段,打得十分精彩,最後總部大決鬥也是十分精彩,喜歡港式打生打死的人是值得入場一看。

夜,還是去了姨婆家食齋,對,我是一頭不折不扣的食肉獸,沒有肉的日子我真的不知怎麼過,所以回家前我也特地到家鄉基一轉,始終有舊肉落肚的感覺是令人舒服的。

定了,星期三我會搬了。

21/7/2007

七月 22, 2007

昨晚輾轉之下問到一位同學幫我借了一份 Ken Chan 的 notes 看,於是今早也特地返了學校一趟,正想將那部電動風車放下時才發覺 staff room 打了腊,幸好我還可以很快的脫了我的涼鞋走了進去,第一次赤腳在 staff room 走,真是有點過癮。

終於都借了傳說中 Ken Chan 的 notes,其實是連一位叫 Dick Hui 的 notes 也有,一望之下,我不禁搖頭,想不到現在所謂的「名師」是如斯的低俗,和有點自戀狂的味道,舉個例子:

所謂 mixture 我們只是很簡單的將兩樣東西混在一起,但我不明白是否有需要用「將兩舊細屎搞埋一齊變大舊屎就係 mixture」這個低俗的 example;我還發覺那個 Dick Hui 真的是自戀狂,在無關痛癢的地方上也要放上自己的照片,真是奇怪;而且,他出的所謂題目真的是完全不入流,明明很簡單的一條問題都要化成為有他名字出現的題目,真是他媽的不知所謂到極點呀(肥良式對白)!!!

看來,我懷疑我借回來的 notes 並不是「完全版」,至少我看不出網上傳言的「勁」!

或者下一本我應該要買的書,可能是「愛在西非艷陽下」,哈。

夜,跟 PCEd 的同學飯聚,或者我們都需要多一點出來聚一聚,順道大家互相訴說近況;也是因為這次飯聚的緣故,我又可以問到朋友 D(女)借到應該是「完全版」的 Ken Chan notes 了。